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等待是一生的初老

等待是一生的初老

《靜待歸航》
菲利浦‧薩德
Philippe Lodowyck Jacob Frederik SADEE
荷蘭,1837-1904
————————
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蒼老
是令人日漸消瘦的心事
是舉著前莫名的傷悲
是記憶裡一場不散的筵席
是不能飲不可飲
也要拚卻的一醉
                                —席慕容


許文龍先生有一次訪談時,說:「靜待歸帆」是他最喜愛的作品。

這是荷蘭的知名風俗畫家薩德的作品。
畫中雲層滿佈的灰黝天空,
暗示著風雨欲來的前兆,
母女三人身著素衫裙衫,
佇立海邊沙灘上,
懷著憂容的母親懷抱幼兒,
與女童遠望海面飄飄渺渺的船隻,
哪一艘是歸帆呢?
期盼家人歸來的殷切之情,
凝結在遠眺的瞳孔,
船,一直還未靠岸,
等待的人,也依舊不見蹤影。
空曠的灰藍海天如此靜默,
等待的三名母女顯得如此渺小,
依海為生的漁家生活是多舛動盪的,
命運像一尾風箏隨海風飄流,
但,畫中女子卻有著安靜的身影,
以垂直挺立的背脊屹立等待,
這一幕也流露出漁家的堅強與毅力。畫面所呈現的內斂神情,
平淡無語的氣氛有一股「無如命何?安之若素」的細膩的情思。

風俗畫,泛指以社會風情、民間節慶或日常生活為主題的繪畫,
風俗畫讓我們看到市井社會生活樣貌,
是很接地氣的題材。

每次觀賞奇美博物館的各幀風俗畫時,
我都會想起《詩經.國風》裡的許多詩句,
因為,這樣的藝文創作,
都真實呈現生民的憂苦與喜悅,
我總覺得那是真正的微笑與淚水⋯⋯


《靜待歸帆》的主題是:等待,
這不免想起春節以來,
囂囂攘攘的塵煙,
讓我十分盼望遠行的孩子,
可以回家,
回到台灣這個安穩的家鄉,
那份盼望,
使得我觀賞這幅畫時,
更是心有戚戚焉。

好久前
一位親人去了新大陸,
那時,她說學成之後,回家。
幾年過後,
故鄉的海岸等不到靠岸的人,
回家,成為無法蓋章的承諾,
時間,也好像永遠停留在薩德的顏彩下,
灰藍的等待畫面裡。

想想,這一路走來,
我們都難免成為薩德《等待歸帆》畫面中的人物吧!
等在季節裡的容顏,
如蓮花開落,
為什麼要等待呢?

答案是:船總是背棄海岸去航行的,
所以,等待是一生的初老,
也是不得不拚卻酡顏的宿醉。

船執意要離開,
也許,
經過多少時日,
拚過風雨與潮汐,
船累了,會回來。
既然,等待不可免,
就靜靜靜靜的~等吧。


  • 分享至:   

美,是一種青春的眺望

輕輕墊起腳尖的奔逃


同分類文章

愛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

愛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

奉獻的愛

奉獻的愛

榮耀天使守護的土地

榮耀天使守護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