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輕輕墊起腳尖的奔逃


《因為對奇美博物館的愛情.13》輕輕墊起腳尖的奔逃

所謂美,
就是星光一閃的瞬間
,兩個不同的時代跨越歲月的距離突然相遇。
美是編年的廢除
是對時間的對抗。 
                   —米蘭·昆德拉 《笑忘錄》

三月的府城,
整座城市都是春城無處不飛花,
橘的、黃的、紅的、綠的,
感覺生活在台南,挺美的。

好久沒有與奇美博物館相見了,
長假之後,
我們來談一幅很有春天氣息的畫—《暴風雨》。
 
《The Storm》皮耶•奧古斯特.考特(法國,1837~1883) Pierre Auguste Cot(French, 1837~1883) 
 
奇美博物館典藏的油畫《暴風雨》是Pierre Auguste Cot所繪,
原作234.3x156.8cm,1880完成,
是收藏家凯撒琳•渥爾夫(Catharine L. Wolfe)訂購而畫,
當時完成大、中、小號三種版本,
大號典藏於美國大都會美術館,
奇美博物館典藏小號版本。
(0.6m*0.41m)
 
考特的作品《暴風雨》取材於古希臘神話Daphnis and Chloe倆人的故事,
西元2世紀時,
希臘小說家Longus寫成浪漫小說《達夫尼斯和克洛伊》。
大概情節是:
達夫尼斯和克洛伊出身富貴之家,
幼兒時被親生父母遺失,
被農夫家庭收養,
在大自然長大的他們牧羊短笛樂曲成了彼此召喚和心靈共鳴的神音。
長大後,
倆人彼此相愛,
他們的父母都不同意他們的愛情。
在一個暴風雨之夜,
倆人為愛情自由而逃跑了⋯⋯

《暴風雨》這幅畫以充滿對比的美感力量,運用光線與色彩將達夫尼斯和克洛伊在暴風雨中逃跑的一瞬間,
充滿張力的劇情栩栩如生呈現。
畫面以對角線的構圖,
強化「奔逃」的動感,
左後方的達夫尼斯是黯彩、粗獷線條,
右前的克洛伊是亮彩、細膩的線條,
如雲霧般的透明紗裙揚起,
增添奔走的浪漫。
我很喜歡畫家筆下那點地而起的足尖,
好像暗寓著倆人為青春、愛情而奔走的浪漫,
就像南朝時期的李後主,
在他青春無憂的前期作品中,
有一首寫小周后夜裡偷溜出來幽會的詞「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也是輕輕踮起腳尖,奔走呢!

那追逐青春的奔走,
像貓蹄,
總是倏地溜出暴雨雨的肆虐呢!

Pierre Auguste Cot的名作除了《黛妮希雅》、《暴風雨》之外,
還有《春光》,
畫面上那位美少女用手環掛在情人項上,
微笑迷人的甜甜眼神,
也是人見人愛的。

備註:

 《菩薩蠻》李煜
花明月暗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注釋】
剗襪:(ㄔㄢˇ ㄨㄚˋ):只穿襪子,不穿鞋子走路。
金縷鞋﹕以金色絲線編織的綉鞋。
一向﹕猶一晌,片刻的意思。


  • 分享至:   

等待是一生的初老

《因為對奇美的愛情》總目錄


同分類文章

愛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

愛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

流淚努力的,必含笑豐收

流淚努力的,必含笑豐收

奉獻的愛

奉獻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