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流淚努力的,必含笑豐收

流淚努力的,必含笑豐收

《因為對奇美的愛情.10》流汗努力的,必含笑豐收

 

豐收

朱利安.杜培 (法國,1851-1910)

1881年作 (親筆簽名)

油彩.畫布

 

La Récolte des foins

Julien DUPRÉ (French, 1851-1910)

Signed and dated 1881

Oil on canvas

 

《豐收》是奇美博物館典藏的作品中,

十分討喜的一張油畫。

 

畫家朱利安‧杜培(Julien Dupré, 1851-1910)是巴比松畫派的成員(Barbizon School),

他在在1860至1870年時,

開始描繪農民日常生活以及田事勞動情景,

他的畫風承襲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 1814-1875)和布荷東(Jules Breton, 1827-1906),

被視為兩人畫風的接班人。

 

畫面正中央翻草的男子,

以極具張力的肢體動作將視線指向站在車頂上乾草堆高處的農夫,

順著這個站在高處的人物,

兩邊的畫面拉出三角型構圖,

右邊的農婦(人),

左邊的馬匹(萬物),

都在平穩安定的世界裡,

工作如斯,

生活如斯。

 

沿著馬車的方向,

深邃的景深裡有草堆、有群樹、茅草屋,

更遠處,是遼闊的天空,

天際線很遠,

但偌大天空裡由灰白到灰黑的雲層

暗示風雨或者夜晚將至,

因此,收割更要及時,

農民迫不及待的心情可想而知。

 

乾草及貨車放大尺寸,

而且置於畫面最前端,

是畫家刻意強調農家的豐收感,

黃褐與赭色本來就是穩定的色調,

點綴其中的幾抹綠地,

顯現這幅畫作中樸實而接地氣的喜悅!

 

每次在美觀看這幅畫,

我特別喜歡退後好幾步,

遠遠看它,

因為,在這樣的視野裡,

我還可以框住許多正在觀賞《豐收》這幅畫的觀眾,

看畫,也看觀畫的人,

在那些背影中,

我感覺:豐收真是一件人見人喜的美好畫面。

 

劉半農曾經寫過一篇散文詩,

是描寫一幅農家樸實的日常與喜悅,

文字裡的溫暖,

與《豐收》一樣呢!

 

《一個小農家的暮》

劉半農

 

她在灶下煮飯,

新砍的山柴,

必必剝剝的響。

灶門裏嫣紅的火光,

閃著她嫣紅的臉,

閃紅了她青布的衣裳。

他銜著個十年的煙斗,

慢慢地從田裏回來;

屋角裏掛去了鋤頭,

便坐在稻床上,

調弄著隻親人的狗。

他還踱到欄裏去,

看一看他的牛,

回頭向她說:

「怎樣了──

我們新釀的酒?」

門對面青山的頂上,

松樹的尖頭,

已露出了半輪的月亮。

孩子們在場上看著月,

還數著天上的星:

「一,二,三,四……

「五,八,六,兩……

他們數,他們唱:

「地上人多心不平,

天上星多月不亮。」



  • 分享至:   

就像阿凡達那樣!—淺談「矯飾主義」

美,是一種青春的眺望


同分類文章

愛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

愛是不能存在懷疑之中

千朵萬朵浪花破光而來

千朵萬朵浪花破光而來

愛,怎能猜忌?

愛,怎能猜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