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在旅行中閱讀.9》直島瓜瓜樂

《在旅行中閱讀.9》直島瓜瓜樂

到直島,
就看兩粒南瓜,
一紅一黃,
都是草間彌生的作品。

做為一個藝術家,
草間彌生的心靈是辛苦的,
因為她窮其一生都在與精神疾病拔河,
征服也罷,
妥協也罷,
共生共存,這樣走了一生。

草間彌生曾說:
「我不想治好我的心理疾病,
我想要運用它們作為我創造藝術的力量。」
有時我甚至覺得若沒有精神性幻覺,
她的創作就不會如此驚人!

藝術、寫作,
若滲入生命與生活,
有時是臨界於精神崩盤的狀態的,
做為創作主最大的痛苦,
不是盡情投入藝術創作時的辛苦,
而是時常、必須,或者不得不
走出創作時精神遊離的喜悅或憂傷,
另外投入人情,
世俗話家常,
朝九晚五過日子,
然後,
再次揮別人情,
投入創作的淨潔聖堂,
讓精神再游離ㄧ次,或游離失魂失魄...

來來去去,
去去來來,
要讓藝術創作者精神很正常,
不容易啊!
難怪,連陶淵明都要「心遠地自偏」。

在直島,
看草間彌生的黑點豆豆滿天灑花...
公車、牆面、T恤、鑰匙圈,
感覺她已經完全「我來、我見、我征服」佔領這個海邊小島成為殖民地了。

直島的居民臣服了吧,
他們也讓草間彌生領導藝藝創生社區能量。
因此,
我也臣服了,
酷暑豔夏,
花了三十分鐘排隊,
只為了和黃色南瓜拍照。
(往好處想啦,
被藝術殖民總比被槍桿子或濫政治殖民還好!
草間彌生,萬歲,萬歲!)

備註:
在瀨戶內海藝術祭期間,
直島幾乎全村啟動投入志工,
無論是交通維護、道路諮詢或景點解說,都讓人感到親切,
這份社區整體投入的團結意識,
讓人忍不住按讚!



  •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