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雪,落在記憶深處

雪,落在記憶深處

滋賀的佐川美術館,
飄著細雪,
茫茫細雪中,映入我的眼前的是川端康成的《古都》:
「千重子抓住紅格子門,目送苗子遠去。
苗子始終沒有回頭。
在千重子的前髮上飄落了少許細雪,
很快就消融了。
整個市街也還在沉睡著。」                  
千里子心中最珍愛的是自己的孿生妹妹苗子,
但是,千里子並不知道,
苗子要的是素樸的日子,
她並不貪戀人人羨慕的榮貴,
所以在落雪告別的清晨,
苗子早已決定:永別了,我的最愛。
〜〜〜。
去年到佐川美術館拜觀守破離茶席時,
導覽的日本老師說:
「俯仰軒最美是秋景,
你一定要來看秋天的蕭瑟。」
 
秋日,我沒約成,
冬日,凜凜冰霜,
沁寒未褪,
再度前來,
終於體會蕭瑟枯寒的美感。

俯仰軒的茶席,
設席的榻榻米高度與水面同高,
所以,靜坐下來,
眼前是一片遼闊,
思緒是隨風遠颺。

眼前水中是無數枯葦,
繁華一整個春夏之後,
綠意、盈滿、驕豔、鮮美,盡褪了,
只剩千絲萬條蓄滿生命軌跡的棕褐莖桿,
以矍鑠的瘦骨,說:我已然走過⋯⋯
(也許,
那退讓沈穩的棕褐色,
更想說的是:
已然愛過、哭過,
不再恨過。)

雪花,在眼前飄零,
紛紛淨白多情漫天隨風逝,
同行的朋友驚喜、驚嘆,
一片雪花落水,無痕,
又一片雪花落水,無聲,
更美的是,
水光淪漣,
彷彿若無其事般接受了,
那寒冷冰霜的投靠。

水,應該是更溫暖一點吧,
否則,從天際墜落的雪花,
如何以融雪的速度一一奔馳墜落?

落雪無痕的畫面,
就像《古都》的最後一幕,
千重子在冬天的清早,
看著妹妺苗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雪,落在古街上,無痕;
雪,落在町家窗櫺上,無痕;
雪,落在千家萬戶的屋脊上,無痕。
苗子回去北山後,
不再與千重子相見,
那一場落雪是無聲無息的情殤:
永別了,我的愛。

春夏秋冬的風物—
櫻花、流螢、紅葉、白雪,
榮有時,枯有時,
深知浮世如春雪,
但看悠悠歲月遷。
浮世吹雪,細挹清芬,
無窮無盡的幽玄冷寂
盡是物哀之美

此刻,
枯窮見遠,
冥然觀照,
迥然吾亦見真我。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為了你,我甘心等待

為了你,我甘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