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若夢.2》種下一棵謙遜寬容的樹

《若夢.2》種下一棵謙遜寬容的樹

到普賢院時,
師父總說:回來了...
尋常日子,
普賢院安靜的庭園,
天冷,幾株鐵冬青結子特別艷紅,
凌著寒霜,奮力展演生命力。
去年,這片庭園積水不去,
許多株鐵冬青枯死了,
這是水漶之後,
存活下來的幾株。
鐵冬青是讓人很喜愛的樹種,
師父說:每一株鐵冬青抽長的歷程中,
會長出側枒,
側枒長到一定的長度,
如果枝枒衝撞到他株,
它就自動折枝落下,
——不爭不奪,
安安靜靜的落下,
把天空讓給對方,
很謙遜寬大的個性啊!
師父時常撿拾鐵冬青落下的枝枒,
做成天然的花器,
供花。
我一直是喜歡鐵冬青的,
那一無反顧向天空長去的枝幹,
永遠向上看,
向著陽光的地方看,
而且,結子特別艷紅。
讓我想起切.格瓦拉說的:
革命的血是紅色的,
尤其是藍墨水寫完的時候。
藍墨水,憂鬱,一如居喪。
父後幾旬,
又過了告別式,
這些日子以來,
我只能做一件事:抄經,
我甚至,不能寫作。
用毛筆一字一句抄經,
是很滌塵淨靜的事。
回到普賢院,
真的很像回家了。
師父問起父後的心情。
我只說:因緣了了。
在我們成長的日子裡帶給我們苦難
且拋棄我們的父親,
年老了、病了,
我們接納他,回來終老。
我想:在台灣很多善良的家庭也會演出和我們姐弟ㄧ樣的情節:
畢竟讓父親生下了,
就用血緣,寬容泯去那一切的恩怨。
當弟弟國麟屈身揹起父親的骨灰罐,
一步步走向靈塔時,
我淚如奔流,
這是平凡卻很偉大的身影—
我的弟弟揹著我們的父親。
父親當年對我們暴戾以對時,
會想到最後的一段路,
是靜靜的躺在弟弟揹負的懷中嗎?
苦難的終點,就是像大海一樣放下、寬容、原諒、圓滿。
和我一起送終的大姐總是一直誦唸著祝福父親離苦得樂的經文,
看著他們,我終究理解我一路走來生命的堅強、毅力是如何做到的?
因為,我有很好的姐姐、弟弟,
以及家人。
離開普賢院前,
師父說:
普賢院的部份鐵冬青去年因爲積水而枯萎,
今年要重新栽種等高植栽...
是啊,
走過辛苦的一年,
我們要重新種下一棵棵謙遜寬容的鐵冬青。
備註:
感謝居喪期間關心我的朋友,
愛與寬容的樹總會長大。
我也願以此文,
分享給所有的朋友,
家暴的經驗,即使經歷多少年,
都是夢魘。
這也是我在居喪期間最艱難度過的崁阱。
所以,請愛你的家人,
不要讓他們遭受一絲一毫的暴力。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若夢.18》父子檔

《若夢.18》父子檔

《若夢.5》挺靖文!

《若夢.5》挺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