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若夢.18》父子檔

《若夢.18》父子檔

灣裡同安宮主委說:
「阮庄頭跳婆姐陣ㄟ,
攏生查埔啦,
不信?我叫出來給恁看!」
一字排開,
果然,都是優秀的父子檔。
過年前夕,
村子裡出外的少年兄都回來了,
時值年節,
忙,是一定的。
但是,村子裡的人覺得十二婆姐陣是村裏光榮的藝陣,
一定要演出一次讓我們拍攝、錄影,
然後,存檔,傳之子孫。
(書寫藝陣時,
幫忙庄民有系統地整理、記錄並且數位化目前僅存的照片、文字資料,
是我很務實的自我期許。)
午后,
我們先拍攝頭盔及文物,
十幾套文物,
也要拍攝好幾小時。
夜幕低垂後,
廟埕集合了鑼鼓、旗隊、婆姐陣員,
還有更多扶老攜幼來看熱鬧的。
婆姐們大多自行熟練地著裝
陳靖姑的行頭較繁複,
要有人幫忙穿戴,
演陳靖姑的兒子的小孩,也是。
陳教練、主委很精神地整隊、編導,
那股氣勢,很專業喔!
忙亂許久之後,
終於,在鞭炮、鑼鼓聲中,
獻香,起陣了。
扮演前導的花婆,
走位踏步最邁勁,
他是陳百洋,碩士畢業的呢!
七星步、遶境,
然後,是替庄民驅邪除厄,
排隊跪在地上的庄民虔誠地領受婆姐的招撫,
那個場面是讓人很感動的。
過了一場陣式之後,
每位裝扮婆姐的庄民摘下頭盔時,
都已滿身汗水淋漓,
可見,這樣的走陣是十分耗體力的。
當他們走過來,聚攏在我身邊時,
問:「老師,還可以嗎?,
有拍到你們需要的畫面嗎?」
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如果,有需要,
我們可以再來一次喔⋯⋯」
乍聽這句話,
我幾乎飆淚:
怎麼有這麼善良可愛的一群人啊!
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再勞累他們ㄧ次時,
他們已經說時遲、那時快,
打鑼、放鞭炮,又重來一次了⋯
甚至,跪在地上讓婆姐收驚除厄的庄民,
也排好隊伍跪成一排,
神情一如第一次,虔誠敬肅...
再來一次,
師丈、姿文、文綉老師捕捉了更完整的鏡頭,
而且,我也在儀式中虔誠祈禱:
諸神有靈,保佑這些善良可愛的庄民們。
踏查藝陣,讓我看到淳樸的相信與愛。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若夢.14》藝師身影已杳

《若夢.14》藝師身影已杳

《若夢.7》單音的早晨

《若夢.7》單音的早晨

《若夢.8》那座音樂屋子

《若夢.8》那座音樂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