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浮生.79》寂寞的起手式

《浮生.79》寂寞的起手式

學藝之道無它,
鍛煉意志第一。
—徐悲鴻

第一次聽到徐悲鴻的名字那年,
我就讀台中女中。

真的,沒有誇張,
我是在高中時期才認真地聽懂「徐悲鴻」是一個真實的人的名字,
高中的美術老師林明璟告訴我時,
我第一次看他畫的馬。

對於當年那樣生活困窘的日子來說,
那一張張的馬,
昂首凜然,
超逸絕塵,
是踏在我的生活的雲端之上的,
遠望而不可及。

我的老師說:
在就讀師大美術系時,
口耳相傳的徐悲鴻就是傳奇了,
因為林明璟老師的恩師是:孫多慈。

「孫多慈永遠是說話和婉,不疾不徐,不生氣的好老師。」
我的老師如是說。

高中時,
我看過的孫多慈手稿、畫稿,
比徐悲鴻還多。

我是直到大學旁聽李霖燦老師的美術史之後,
才把隔著一層紗的謎樣藝術大師徐悲鴻,
在天馬行空的筆墨英姿,
找到徐悲鴻的位置,以及他的藝術。

徐悲鴻是一位很熱情,
卻又很寂寞的人。
他的生命,有泰半人生是活在困頓裡,
19歲闖盪上海灘,
浪奔浪流,洗得他ㄧ文不名,
最後幾乎投身江流。

後來,幸得機緣留日、留法,
絕處逢生的他,
珍惜每一分一秒學畫的機緣,
孜孜矻矻、不眠不休地畫畫、畫畫、再畫畫。
忍饑挨餓的學畫生涯,
使得1927年回到祖國的他,
已經是ㄧ身胃疾。

位在教育前線的徐悲鴻,
沒有忘卻提拔更多人:齊白石、黃冑、蔣兆和...
1937-1945年,
八年抗戰,難民流離,
他為家國奔走賣畫籌錢,
像他畫中的馬,
奔走不停蹄。

晶美術館展出徐悲鴻的《齊奮進》、《駿馬圖卷》是眾所讚譽的精品,
然而,我卻很喜歡那幅《立馬松壽》,
畫面中,
ㄧ株枝幹虯結的老松,
兀自參天而立,
樹下,是ㄧ匹駿馬倚樹遠望,
凝眸處,
牠在等待什麼呢?
飄飄的馬鬣隨風陣陣揚起,
彷彿是「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的君子,
在風蕭蕭兮易水寒的高處,
等待一生的知己,
從風中走來....

人生知遇難求,
因而,這馬,在圖畫中,
千年等待,站成石。

我深覺徐悲鴻雖享名於世,
一生有榮有位,
然而,他終究是寂寞的。
究其一生,
生命的歡愛,太少,
棲棲遑遑的奔走,太多。
在宇宙永恆的時空中,
他的最愛(我一直認為是孫多慈)終究是「不得,我命!」,
所以,他放逐一生一世的力氣,
投奔到畫裡,
用一筆一墨掩蓋他的熱淚與寂寞。

張愛玲說:
生命也不過是一個滄涼的手勢。

徐悲鴻的起手式,
只有58年,
卻換來百年大師的聲名,
也是,值得!

備註:
9月11日,
在晶美術館導覽徐悲鴻,
阿利師姐及諸多讀書會的好友,
各位給予的感謝與回饋,
讓我備受鼓勵,
感謝與會的好朋友。

有幾位朋友相約再聽一次美霞老師的導覽,
你們,也太可愛了吧⋯⋯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浮生.21》願你像晨露一樣清澈

《浮生.21》願你像晨露一樣清澈

《浮生.16》人生啊,笨笨也好!

《浮生.16》人生啊,笨笨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