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浮生.30》綠衣漪漪

《浮生.30》綠衣漪漪

在晶美術館為臺中女中的學姐們導聆齊白石作品,
台中女中洪幼齡校長、校友會李淑貞理事長,以及歷屆榮譽理事長也來了。

與學姐、學妹們談及中女中的點滴舊事,
一幕幕綠衣黑裙的青春記憶
像幻影一一在腦海中推蓬而出⋯⋯

很複雜的喜悅與感觸,
我想起多年前的一部奧斯卡得獎動畫,《Father and daughter》:

https://youtu.be/CvA4Gn5OudI
低緩的手風琴旋律,
腳踏車輪一圈又一圈的轉動,
悠悠地走進那一年記憶的海洋。

導覽中,
一位老學姐拉著我的手,說:
林明璟老師已經走了,
一生沒有子女的她,
她的告別式是一位認養的女兒幫她圓滿的..

當下,我愣了幾秒鐘,
依然把齊白石的導覽講完。

我想:這位帶著我走入齊白石的世界的我的老師,
會希望我把每一場導覽齊白石的內容,
都用真感情與真生命去講好,
然後,也用齊白石的笨笨人生,
帶給每一位喜愛齊白石的生命一點光亮。

從台中回來的車程,
窗外一一倒映一幀幀無名的窗景,
洪幼齡校長贈送的中女中100年校慶專刊,
沉沉地躺在椅背上。
李淑貞學姐送給我的台中女中限量版泰迪熊,
抱在懷裡....

林明璟老師退休那年,
拔掉電話, 
她說:好不容易清靜了,可以做自己!
她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
我費盡辛苦去到中寮,尋到她。
老師慈愛依舊,
只是說:你別執著!找與不找,都很好,我ㄧ直都在的。

921大地震後,
師生又在中寮相見,
老師說:地震後,沒有街燈的夜晚,
人人無神地在街上遊走,
荒漠如鬼地,
是心的荒涼與可怖吧?

林老師因此做廟、修道十分虔誠,
那是我十分陌生的老師,
藝術之於她,
只剩一段淡淡的回憶。
她把丹青交付給我時,
點彩了我的人生,
然而,她卻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日子,
以黑白墨色入畫餘生。

最後一次與老師相見時,
老師帶我去街上吃榨菜麵,
中寮地僻, 夜晚也顯得寂寥,
那是一間老師最愛的小麵攤,
只是麵湯幾根、滷菜少許,
師生兩人吃得有滋有味。

臨別時,
老師語重心長的說:
自己好好活。
此去,不詢、不問,
因為,人生終有歸期,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我時常想起中寮鄉,
老師守著的那座廟,
她說:那一年,在依山傍水的廟地,
她看見風雲變色的異象,
所以,才建了這座修行的所在。
她的選擇也教會我:
莫論信仰為何?
只要此心安住的道場,
就是涅槃。
但,
我終究沒有常去,
只為了聽話,不打擾她。

林明璟老師瀟灑ㄧ生,
她不是那種愛主動連絡人的人,
所以,
一無消息,
讓我覺得:她都在,未遠離。

導覽結束後,
一位學姐問我:
要不要去給林明璟老師上個香?
我想起林明璟老師告訴我的:
你不要像高中時一樣,
不乾不脆、拖拖拉拉的,
凡事,放掉,就好。
她篤定的說:
「如果真有一天...我不會讓弟弟林明勇跟你說的。」
她又笑笑,很輕鬆的說:
「這樣就當我一直都不會死掉啊!」
(說到,做到,
我那瀟灑絕倫的老師呵...)

我回答學姐:
不去上香了....

假裝她未曾遠離,
那麼,也許,還有一次的夢裡,
我可以像那一年去中寮鄉尋她時一樣,
恍隔人世的看見她端坐在風清氣朗的廟埕樹下,
泡茶給我喝..

回台南的高鐵車上,
看著中女中的綠衣黑裙小狗熊,
忍不住,
還是,哭了...

也許多少年後,
可以像《Father and daughter》中的女孩,
找到那條失落的水中之船,
然後,一直跑一直跑,
最後終於,相逢...

備註:
這兩年,
是怎麼了?
這麼多人,走了。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浮生.64》在林百貨遇見Hello Kitty

《浮生.64》在林百貨遇見Hello Kitty

《浮生.45》看不見的秘密,最美!

《浮生.45》看不見的秘密,最美!

《浮生.81》那ㄧ把絹扇

《浮生.81》那ㄧ把絹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