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揀回手心的相遇

揀回手心的相遇

他,依然雙眼矍鑠有神,

濃厚的雙眉鋪上霜白,

那股不服輸的氣力,

ㄧ如當年童騃的我所仰望的神情

他是我的小學五、六年級導師姚朝香。

 

九月從加拿大回國,

身子略見清癯,

老師說:「剛進醫院挨了兩刀。」

可是他不用攙不用扶,

自己俐落行動,

才出院兩週呢!

(我心裡嘀咕:老師的好強ㄧ如當年)

 

老師家世代務農,

不甘心種在地裡ㄧ輩子,

所以,當小學老師,

我們畢業之後,

他考取中學教師,

然後,研讀大學商學院,

然後,出國做貿易,

在加拿大開銀行,

事業遍及世界各地。

去國多年,

他的故事可以寫一部經濟版的山海經,

而我,只深深記得他的不服輸。

我問老師:「蒙特婁的冬天,冷嗎?」

老師說:「最冷是零下50度。」

「天啊,老師為什麼去哪種地方打拼?」

老師笑笑地說:「我們也只能在那種別人不肯去的地方,才能白手起家。」

冰天雪地的蒙特婁造就了一個硬漢!

 

我想,在那麼稚幼的童年遇到這樣的老師,

必然也是在我性格中種下種子的

我的堅持與毅力也沒輸給老師。

 

小學時,
成績優異,當班長,
一路長紅到高年級,
是學校的模範生。
但是,姚老師是我在小學生涯中唯一打過我的老師,

他用掃地的竹枝抽打我的小腳肚,

這在當時其實根本不算處罰,

但是,老師那時生氣的臉,

我至今難忘……

 

肇事的原因是五年級下學期

來了ㄧ位美得像神仙姐姐的音樂老師,

她,談戀愛了,

我們全班皆知,

因為,女老師時常恍神、誤課,或者憂鬱ㄧ整節。

我是班長,

真的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因為常常在老師憂愁流淚時要去抄黑板,

帶領全班抄作業的事偶ㄧ為之,還可以忍受,

時常如此,

全班都反了!

 

我現在想想:這位音樂老師真可愛,

談戀愛的狀況讓一群傻小孩皆知,

這也是太坦白天真的年代了吧!

 

當班長的我,

決定帶全班造反,

有一天音樂老師很高興地教我們唱她譜的蘇東詞:

「花褪殘紅青杏小...

她快樂地彈著風琴示範一句,

「請大家一起唱....

台下鴉雀無聲,

老師很訝異地抬頭,

再彈一遍,「請大家一起唱....

全班仍然鴉雀無聲...

(我當時規定每一個同學都不准跟唱!

擺明了,每個人都當沈默的流氓!)

經想得女老師,瞪著眼與我們對視好一會兒,

然後,我們聽到風琴轟地一串長響不絕,

音樂老師趴在琴鍵上,放聲大哭!

 

那天中午,

我被罰站在教室前的泥土空地上,

我記得姚老師一遍責打,一邊責罵我:

「當班長的人帶頭造反,

沒有意義的正義感!」

那次事件後,

我不再擔任班長,
在學校裡,
我也刻意遠遠躲著老師。
 

六年級拍畢業照時,

姚老師穿著一身英挺的西裝,

他把我的位置排在老師的身後...
 

幾經多少年歲,

我終於悟到:我是該受罰的,

因為身為一個領導者無意義的帶領群眾搖旗吶喊,

比逞一個人的血氣之勇,更可怕。

多少年了,我還是忘不了,

那次的處罰時,姚老師說的話:

「沒有意義的正義感!」

 

直到幾十年後,

再度與老師相逢,

談老師走遍天涯海角的奮鬥,

談我走遍天涯海角的旅行,

這一刻,我深覺師生之間,

有一種相似:頑強、不服輸、重感情!
那種默契,讓我很喜愛與老師談話,
錯過的時間,
彷彿一點一滴揀回手心裡。

 

老師說:11月參加你的兒子的婚禮,

然後再回加拿大...

 

台中的夜裡告別,

回程的高鐵上,

反覆思量著那些過往的事,

我真的感謝老天,
在我那麼稚幼的年歲裡,

讓我遇到姚朝香老師,

他是值得敬愛的老師!

 

 

 

 



  • 分享至:   

聖子的和服


同分類文章

《浮生.23》我們都夠奢侈嗎?

《浮生.23》我們都夠奢侈嗎?

《浮生.26》文學,是生命的原鄉

《浮生.26》文學,是生命的原鄉

《浮生.136》茶在,人在,人情在

《浮生.136》茶在,人在,人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