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深知每片波浪,都從海洋開始

深知每片波浪,都從海洋開始

深知每片波浪,都從海洋開始
 
基隆,望向海洋,
藍給自己知道,
這裡本來就是波浪的故鄉。
每一個在這個海洋孕育的生命,
血液裡,應該都是海的顏色,
湛藍、澄澈,而且是勇敢寬闊的湧浪。
 
這一年來與基隆結緣,
是很奇妙的緣份,
在台南女中任教期間的學生顏安秀,
從師院畢業後,
一頭就來到基隆,
台灣最北的地方,
我記得當初她雄心壯志的往多雨的異鄉走去時,
我只是輕輕的提問一聲:
不會對台南的陽光患了相思病嗎?
 
年輕,總是勇氣吧,
就這麼離鄉去打拼了,
學校的老師、主任都做過了,
現在是基隆市候用校長,
小姑娘、大小姐、為人妻,都完成了,
現在是兩個女娃娃—雙果(水果、可樂果)的媽。
一路,看著自己的學生成長,
是很奇妙的因緣,
從大學時,
聽她的風花雪月,笑與淚,
戀愛時,為她鼓掌歡慶,
失戀時,遠遠地去花蓮「看守」著破碎,
然後,日子就這樣,
在陽光照臨時,
一個個又整理回來。
原以為,去了基隆,
頂得住冬夜的寒雨的勁骨與韌性,
一樣也頂得住人生路,
誰知,生了娃娃坐月子,
就恥骨炎躺下了,
去基隆暖暖看她時,
第一次抱她的娃娃,
也看她抱娃娃,
我覺得生命是很奇妙的因緣,
一代一代,遞嬗,
血濃於水會讓人堅強,
秀秀很讚,戰勝了恥骨炎,
又開始了精彩的教學生涯,
沒想到,這個不服輸的雙子座,
竟然去考上校長了!
天份吧!加上毅力與用功,
老天總是賞一張漂亮的門票,
給願意加油的人!
我時常拿切、格瓦拉的話,跟她說:
「堅強起來,才不會失去溫柔!」
然後,安秀一直很堅強。
 
可是,我萬萬沒想到,
從此開始了我與基隆的因緣。
去年選戰熾熱時,
因安秀之故,
童子瑋與我初相識,
那時的他,在沒有奧援的支持下,
又是多年老議員的強勢的圍剿下,
毅然決然投入選戰,
他讀過我的書,
充滿意志力的眼神告訴我:
「我在基隆港的委託行長大,
眼看這些街巷年年沒落、蕭條了,
我要把基隆的年輕人,找回來!」
那一次與他談了很多台南文化與年輕人的遠景,
子瑋在臉書上說:
「與美霞老師這一次的談話,
是我在投入黑暗的選戰時,
最讓我感動的力量。」
 
選舉之夜,
我去日本,
在大阪寶兔家,
子瑋第一時間傳來訊息:
「美霞老師,我做到了,
我是這個選區的第一高票!」
我的腦海裡浮起初晤面那日,
子瑋泛紅的眼眶,
這是一位多麼有愛的年輕議員啊!
我一向討厭政治,
但是,子瑋讓我覺得政黨無用,
一份真心才是王道!
 
然後,
安秀說:「信義國中的莊焙琪校長最照顧我了….」
就這樣,我破例又去了兩趟基隆信義國中,
給老師們家教班式的教材教法與閱讀指導教學講座。
然後,玉山銀行捐了一個美美的圖書館給成功國小,
安秀說:「老師,陳怡君校長真的有夠認真的啦,
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啦….」
(我心中O.S.「你這傢伙,好朋友會不會太多了?…」
學生對老師真是一「魯」天下無難事呢!)
但是,怡君校長甜甜美美的笑容,
也真的讓人很難抗拒,
所以,我就揪了一團台南文化團(南方講堂和牧歌音樂工作室)去基隆擔綱講座了。
 
上午場是親子講座,
主題:為愛朗讀—《幾米.月亮忘記了》
下午場是家長的講座,
主題是:是這般柔情的妳—女人的故事
 
這是讓人很愉悅的講座,
上午場,來了許多的孩子,
開始時,我與小昭設計了許多動感的橋段,
讓孩子們答問,甚至,孩子也一起來跳《學貓叫》,
歡樂一片!
中場後,談入《月亮忘記了》的主軸,
我發現,每位家長都是投入專注的眼神,
甚至還有一位家長也許是感觸頗深頻頻拭淚,
那一幕,很讓人動容。
當然,他們就完全不喜管小孩了,
我是在身邊圍繞著一群嘰嘰喳喳的娃兒的氛圍裡,
很感性地講完《月亮忘記了》,
高難度!卻也超感動!
(那些孩子甚至還挨到我電腦邊,
一邊摳我的手指頭,
一邊說:老師你的手好好玩喔)
 
下午場的講座,
由於怡君校長的善結人緣,
幾乎是基隆教育界的大捧場,
童子瑋議座、教育處陳淑貞處長、信義國中莊焙琪校長、
顏安秀候用校長、陳建豪候用校長、
基隆市學校學生家長聯合會王昌派總會長、
林屏祥副會長、成功國小家長會陳振宏會長、
林鴻文副會長、王志明委員、何玲榮譽會長、
中興國小劉逸瑩主任、成功國中詹佩芬主任全程參與,
週日活動,如此支持,
我想是是給成功國小最大的肯定。
 
努力的身影,
永遠是一盞明燈,
可以照亮前路不至於黑暗。
在基隆,
遙遠的北台灣,
有一群願意為愛、為夢想努力的人,
孜孜矻矻加油努力,
無論他們是基隆本地人,或是來自異鄉,,
無論天涯與海角,
大抵心安即是家,
安家,就值得努力。
 
人生聚散莫非前定,
相識即是有緣,
我很慶幸,因為安秀的緣故,
與這一群努力的年輕人有了幾次美好因緣,
但願緣起不滅,
讓這份愛,不孤單,
那麼,在望向海洋的基隆可以歲歲年年都有美麗的湧浪,
而這些力量,
來自海洋,基隆的家鄉!
 
今以此文,
送給安秀:
人生路上,無論高低坎坷,
都要勇敢,
選擇,就是承諾,
選我所愛,
愛我所選,
勇敢行政路,要更堅強!
 
備註:
兩場演講,
我是這樣設定主題的:
 
主題:為愛朗讀—《幾米.月亮忘記了》
童年裡,
有一個幸福的旋律,
那是稚幼的孩子捧著童書繪本,
聽爸爸媽媽在一張張扉頁裡,
編織想像的王國。
 
有多少日子,
我們忘記了那輕輕耳語的對話,
公主早已逃離城堡,
小木偶要變成大人,
然後,我們不知道森林的巫婆到底是拿著毒蘋果出巡,
還是繼續煮熱熱的蟾蜍湯?
媽媽淹沒在鍋鏟、咆哮裡,
孩子躲進虛擬的二次元螢幕裡...
 
有沒有什麼種可能?
我們把和自己親愛的寶貝的對話,找回來?
 
主題:是這般柔情的妳—女人的故事
談女人,
總是讓人浮現張愛玲的文字: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
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
一個是他的紅玫瑰。
一個是聖潔的妻,
一個是熱烈的情婦
——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
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
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
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
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每次總覺得,
張愛玲外科手術刀似的文字把男男女女,
都刮乾看透了!
 
而張愛玲呢?
張愛玲與胡蘭成的今世今生,
留給這個晶瑩剔透的女子,
是一段大化炎涼的冷寂。
這個女子用一生,
託付一個不可能的現世安穩,與歲月靜好,
於是,離開紛擾的世界時,
她說:
灑我的骨灰在空曠之處。
紅塵有愛,不知在短暫人生中,
體貼疼愛過這個女人嗎?
 
這是我每次想到「女人」這個議題時,
時常縈繞於心的疑問,
女人的故事,說不完,
張愛玲短短的一生,也是亙古的話題耳語。
 
在〈傾城之戀〉中有一段文字,白流蘇如是說:
「你最高明的理想,
是一個冰清玉潔而又富於挑逗性的女人。
冰清玉潔,是對於他人;挑逗,是對於你自己。」
她的筆下斷言著:「女人哪!是被社會定義的。」
女人皆如此嗎?
 
小小世界,
紅塵有愛,
每一個女人方圓中,
對於人間,有愛,
我們怎麼看待自己呢?
 
講座中從這個聰明絕頂的女子張愛玲談起,
藉著說說唱唱的浪漫氛圍,
來說一個哲學的生命命題
—女人的緣與命。

下面是主辦方及參與者回饋臉書感言

 

成功國小陳怡君校長

https://www.facebook.com/1007992932/posts/10214695086823312?s=100000086409998&sfns=mo

 

基隆市政府教育處陳淑貞代理處長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0090279973/posts/2525386307474354?s=100000086409998&sfns=mo

 

基隆市童子瑋議員

https://www.facebook.com/307531466403423/posts/604644210025479?s=100000086409998&sfns=mo

 

基隆市學生家長聯合會王昌派總會長

https://www.facebook.com/100010023707001/posts/893233111020804?s=100000086409998&sfns=mo

 

基隆市候用校長顏安秀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0086409998/posts/2562735920405930?s=100000086409998&sfns=mo



  • 分享至:   

那些女孩眼中的美霞老師

五十年後的芬芳


同分類文章

【新酷玩意】Google之歌

【新酷玩意】Google之歌

【新酷玩意】諧星機器人

【新酷玩意】諧星機器人

法蘭克福那裡,也是秋天嗎?

法蘭克福那裡,也是秋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