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Time to say goodbye!


我就讀台中女中高二那年,
校刊社的學姐送給我一本書:《蟬》。
閱讀這本書,
我是從書頁底開始的,
因為那張作者的照片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黑白的照片,
將作者的臉,
ㄧ分為二,
透光的那面,
是作者深峻有力的臉,
眼神裡,有光。

那是林懷民,
我從青春的年紀記憶到現在。

之後,
我涉入許多藝文的學習,
雲門、林懷民;
林懷民、雲門,
一直是我拜讀的聖經,
林懷民說:舞蹈是一首詩,
他的步履,一向是《高處眼亮》!

十幾年前,
《九歌》封箱,
初期在台南的票房卻無法越過五成,
當時,我在台南女中擔任學務主任,
傾全力辦成台南各高中聯合講座,
讓所有學校的家長會、志工團以及學生可以助成演出的票房,
那ㄧ次,《九歌》在台南有很美麗的封箱票房,
我也用淚水看著我摯愛的舞者—李靜君步下舞台,退休。

那次演出,
林懷民坐在我的後排,
偶爾,我不經意回首,
會瞥見他專注、嚴峻,又篤定的眼神,
那麼近的距離,
有如我當年在《蟬》的書頁裡凝視的眼神。

林懷民是ㄧ位身體力行的藝術家,
寡言、篤定。
我沒有再多的言語去形容他,
只能很誠摯的禮敬他:我尊敬的典範!

7月27日,今天,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與8位雲門資深舞者,
將在台北自由廣場舉辦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戶外公演。
舞罷,資深舞者就要退休。
「跳舞給自己的人看」
林懷民謝幕作,
獻給看得見鄉親父老的野台。
林懷民要告別自己的年代了。

他說:
「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溯回時間的水流,
我回想著那年搖盪的青春,
以及,
那年在《蟬》的書頁裡勇敢執筆寫詩的勇氣,
我突然好捨不得這Time to say goodbye!的ㄧ場演出,
林懷民說:舞蹈像一首詩。
詩人,可以不老、不死、不謝嗎?

台南今晨有雨,
驟雨過後,
住家庭院有蟲鳴鳥啼,
午后,
彷彿錯覺似的,
我聽到一聲、兩聲蟬鳴....

備註:
1.林懷民語錄:
「相對於其他國家,台灣是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這裡身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或許沒有那麼多資源──坦白說是根本非常欠缺,但你只要認真做自己,堅持理想,時間到了時,周遭就會有許多人過來幫助你。我是這樣幸運的人,這時的你們,同樣可以擁有相似的機會。記住,絕對不要把太多精力花在抱怨環境惡劣,缺少經濟挹注之類。或者是鎮日陷在社會運動對抗的泥淖裡,永遠不知機會在哪裡。你應該趕快,花更多時間積極面對自己熱情想要的事物,完成自己的夢想。」
2.
雲門舞集27日晚上七點半,在台北兩廳院藝文廣場演出「林懷民舞作精選」,將是雲門舞集第2,432場演出,也是林懷民年底卸任雲門藝術總監,交棒鄭宗龍之前,最後一次率團戶外公演,他將在謝幕時向廣大群眾鄭重道謝,深情告別。



  • 分享至:   

安安靜靜的愛

曾經也是女神啊?


同分類文章

最孤獨的陪伴

最孤獨的陪伴

《鳥屋畫語.4》青鳥

《鳥屋畫語.4》青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