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鳥屋畫語.4》青鳥

《鳥屋畫語.4》青鳥

從久遠的年代裏─ 
人類就追尋青鳥,
青鳥、你在哪裏 ?
青年人說:
青鳥在邱比特的箭鏃上。
中年人說:
青鳥伴隨著「瑪門」。 
老年人說:
別忘了,青鳥是有著一對
會飛的翅膀啊 ⋯⋯
          ──蓉子〈青鳥〉
——————————。
鳥屋工作室的素描課下課後,
楊明忠大哥說:
「美霞,要不來看看我正在雕塑的希臘女神....」
雕塑工作室裡,
一尊姿態嫻雅、意氣從容的女神,
尚在完成中,
身軀與手足掙脫了軟泥,
感覺正盈盈含笑。
臉部,尚未成型,
神情器宇讓人覺得輕柔婉約,
「好像走過水面而來...」
楊明忠大哥說:
「你怎麼知道?我就在想:有水、有女神,那個畫面,讓人感覺真的很好..
臉,未完成,
留給人更多的想像。」
(未完成的狀態,
耐人尋味,
每一個都有一個心目中的女神的臉吧!)
和我一起來的Lèa,
是今天素描課的模特兒,
中法混血的臉龐,
美得像雕像。
年輕的女孩一進工作室,
樣樣都好奇,
她問了楊大哥繪畫、雕塑、還有鳥屋的生活,
然後,她問:
「我覺得您(楊明忠)很樂在其中欸!」
楊大哥說:
「是的,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工作著、生活著,
然後,你就會因爲這一股喜歡, 
把自己的作品、生活都做得很好!」
鳥屋工作室隨處都有關於鳥的作品:
棲鳥、鳥窩、飛翔的鳥....
這裡,因為楊大哥一心的喜歡,
而成為他的優勝美地。
來到這裡的人,
總也感染那份,喜歡。
回程的濱海公路上,
腦海裡不斷浮現蓉子的詩—《青鳥》。
究其一生,
我們都找到自己喜愛的青鳥了嗎?
轉著方向盤沈思時,
Lèa突然問我:
「我想讀旅館管理欸,你覺得好不好呢?」
我問:
「你幾歲?」
「十八歲,美國柏克萊大學一年級。」
我笑笑說:
「很好,只要那個願望是你的青鳥」。
下車前,Lèa對我說:
「我要像楊老師一樣,
那種感覺很好....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才能讓生命成為藝術。」
備註:
謹以此文懷念詩人蓉子。(逝世於2021年1月9日)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載著台南的回憶

載著台南的回憶

在藝術的驚嘆裡

在藝術的驚嘆裡

再唱一段《水堀頭》

再唱一段《水堀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