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書與分享】依然聽花歌唱

【書與分享】依然聽花歌唱

讀書,與讀詩,
對我而言,
都是一趟心靈的散步,
那是很安靜,
又很快樂的靜默摸索。


我記得許多年前,
曾經教過一位音樂班的孩子,
她是許多年全國音樂比賽小提琴冠軍的聰慧女孩。
孩子喜歡上國文,所以,國文成績十分優異,
對於音樂班學生來說,
國文、英文是大學聯考的必勝科目,
然而,她並沒有挾此優勝而升學,
因為畢業那年,她考取美國茱莉亞學院,負笈異邦了。
在她畢業前夕,我曾出了一個作文題目:花間心事。
在文章裡,她用很細膩的文字說:
當她拉著小提琴的時候,
常會不自覺地將眼睛閉起來,
那時幽暗眼前常會有一道光,
隨著音符與旋律,跳躍著、流連著,
最後那光將她帶到一個酣暢淋漓的音符世界裡…
我覺得,她是能懂得音樂的孩子,
多年後,在文化中心我看到站在舞台上的她,
以及她的「慕特」,以及「流浪者之歌」,
流浪者之歌,是我多麼喜歡的旋律,
去國多年的她,準確而完全地詮釋那悲絕淒涼的前四個音符,
我的雙眼濡濕,
然後那一段「花間心事」的感動,又上心頭。

我讀書,一如那孩子與音樂的光追逐的感受。

在《海與南方》的書籍分享讀書會上,
參與的朋友說:喜歡聽老師唸詩
他們也問:老師你怎麼讀書?或者讀詩?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我只能以那段花間心事般的光點與大家分享,
書,和詩,只是生命中一個光點的相遇罷了。
讀書,讓人很想安靜,
讀詩,讓人很容易澄淨,
現實的擾攘一直太多,
所以,很感謝有書的世界,
讓我們歲月靜好,花香滿地。

那天在十八卯,
閱讀林瑞明老師的《海與南方》,
書本裡的那首〈依然聽花唱歌〉,
讓我有說不出的感動,
兩天後,林老師看到我,
要我唸那那首詩給他聽,
我發自內心的吟詠那樣勇敢與微笑的人生,
然後,老師翻了一翻書本,
說:這首也好,
要我再唸給他聽,
然後,再翻一首,說這首也唸一下…
我和老師一晚都在玩翻書與讀詩的遊戲,
老師像是老頑童,
覺得自己的詩,每首皆好,
當我聽了他詮釋書寫這些詩作的心境時,
我也不得不承認:
歲月與病痛讓老師的詩充滿讓人佩服的張力與寬厚,
所以才決定邀許多朋友一起共讀與分享。
我想,大家都會在這些詩裡,
看到我們也可以一起為自己加油吧。

書與分享的讀書會裡,
我分成幾個單元來說,
首先談林老師的詩風,
再談「什麼是詩的語言?」
然後以「生命」、「肉身」、「陪伴」來談詩集裡的感動。
我沒有談林老師的「貓」,
因為一談起「貓」,
我就有無限的女性主義湧上心頭,
女人怎麼可以和貓劃上等號呢?
可,林老師愛和我槓:女人真像貓!
(老師說:凱達格蘭大道那隻檢閱紅衫軍的貓不算!)
是,與不是,留待共讀的朋友哈哈一笑吧。

應講堂朋友所求,附錄讀書會的講義於下,
歡迎大家一起分享。


  • 分享至:   

我在這裡,仍在呼吸


同分類文章

法蘭克福那裡,也是秋天嗎?

法蘭克福那裡,也是秋天嗎?

太平歌的夜晚

太平歌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