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浮生.86》韻君ㄧ別

《浮生.86》韻君ㄧ別

每一次導覽徐悲鴻,
聆聽的朋友大部份是專門來看他畫的馬,
而,更多是從蛛絲馬跡,
談他的愛情。
藝術添加了愛情的想像,
感覺像一杯拿鐵加了肉桂粉,
巧克力淋上乳香,
濃得化不開。
蔣碧薇的私奔,
孫多慈的婉辭,
廖靜文的安守,
三個女人加上一個藝術家,
讓徐悲鴻短暫的58年歲月,
寫滿傳奇。
每一位聆聽導覽的朋友都愛問:
你覺得徐悲鴻最愛誰?
這該怎麼說呢?
正如張愛玲說的:
每一個人心裡都有兩朵玫瑰。
白玫瑰娶回來,就是嘴角的飯拈子,
得不到的是永恆的床前明月光;
紅玫瑰娶回來就是ㄧ巴掌打爛的蚊子血,
得不到的是胸口的朱砂痣。
永遠得不到的愛情,
讓徐悲鴻一生憔悴。
那年,孫多慈離開了,
徐悲鴻寫道:
韻君一別,
憂心寫之。
「江流日復夜,
載夢到君門。」
韻君,是孫多慈,
徐悲鴻左胸口永遠的殤。
凡人入世,
紅塵難免愛染,
怎麼看待徒勞的人生呢?
每一次,
談到徐悲鴻的愛情,
我心中總覺得:
讓自己這樣勞累、勞瘁、勞苦地奔走,或許是徐悲鴻釋放生命孤獨的方式。
愛是很難理解的東西,
沒有替代性,
只能在得與不得間,
選擇勇敢捨去,
或讓胸口永遠帶一個破口,
永度殘生。
昨天在台中導覽徐悲鴻回途中,
我想起一首歌:《最愛》
有一盞燈,
從遠處馳來,
夜色的月台,
高鐵車緩緩靠站...
車窗外,
酡紅的夕暉漸漸褪落霞影。
突然覺得這首歌,
真好聽。
《最愛》
https://youtu.be/nV1nrF7xk4s
紅顏若是只為一段情 就讓一生只為這段情
一生只愛一個人 一世只懷一種愁
纖纖小手讓你握著 把他握成你的袖
纖纖小手讓你握著 解你的愁 你的憂
自古多餘恨的是我 千金換一笑的是我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都是我
只有那感動的是我 只有那感動的是你
生來為了認識你之後 與你分離
以前忘了告訴你 最愛的是你
現在想起來 最愛的是你
以前忘了告訴你 最愛的是你
現在想起來 最愛的是你
紅顏難免多情 [口白]你竟和我一樣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浮生.125》心,撥出的旋律

《浮生.125》心,撥出的旋律

《浮生.110》輕輕撥弦的午后

《浮生.110》輕輕撥弦的午后

《浮生.135》民間館藏的力量

《浮生.135》民間館藏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