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浮生.26》文學,是生命的原鄉


晚上的政大書城,
來了許多位親切的好朋友,
在這裡,不是為了捧場,
是真的發自內心,
來看阿富的。

美珍姐坐在觀眾席的後方,
當我轉過身去望見她時,
微笑的美麗臉龐依然如當年我在師大所見的青春倩影,
前方是談笑風生的學兄廖振富,
中座是一群仰慕廖振富教授的粉絲,
其中有多位是他在臺灣文學館的老同事與學生,
時間彷彿停留在那一年的師大校園,
學兄送我一部瀧川龜太郎的《史記會注考證》當作見面禮...

從大家分享的點滴中,
我覺得廖振富學兄真是寬和純真的人,
才能贏得大家對他的念舊與喜愛,
看了他幾十年,
依然如此「一念存善,一生本真」,
真的,不容易。

學兄今天分享時說:
「多讀一點歷史,
才能更寬厚面對人生。」
於此,我的感悟很深,
他在文學研討領域求真求實,
敬業地爬梳一生,
文學對他而言,
是廣義的史觀吧!
也許,是透徹了「話說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後,
他寫散文,
便是真誠探問文學與社會對話的可能,
他看文學就是一個大器的從容自在,
所以,他才敢說:
我就是我,不需要「被辭職」!

《老派文青的文學浪漫》是廖振富學兄走入讀者大眾的深情之作,
書中他寫自己的家鄉:

遠山蒼翠依舊,
煙雨迷濛中但見四野碧綠,
一片蒼茫,
啊!這就是孕育我生命最初的母土,
我魂牽夢縈的家園。
.....

新書發表會結束了,
學兄依然襲夜北去,
揮別後,
眼前雖無古人「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的意境,
但,不知為什麼,
我突然很想念那個四周環繞著低緩的青山的盆地,
我的故鄉,台中。

儻來的孺慕鄉愁,
或許只因這一晚的聆聽與對話,
以及翻閱《老派文青的文學浪漫》一書時, 
讓我倏乎之間,
與那一年穿著綠衣黑裙的自己相見。

十六歲那年開始寫詩集,
仗筆走來幾十載,
歸來依舊筆墨情,
只因,文學是我永恆的原鄉。

備註:
《老派文青的文學浪漫》書摘
1.
瀏覽著ㄧ頁頁日記,生命屐痕宛如走馬燈,滄桑數十年轉眼過...不論歲月如何更替,書房,就是生命中永恆的城堡。(我的書房演變史)
2.
人生如寄,去住悠悠,春去春又來,我ㄧ如既往仍在臺灣文史的大海中跋涉遠遊,遠路不需愁日暮,去者不可留,來者猶可追。(我生去住本悠悠)
3.
引唐君毅話語:「在遙遠的地方,一切的虔誠終將相遇。」
4.
我們面對先人的歷史,可曾試圖理解他們抉擇的背後,有種種複雜的糾葛、無奈,這是歷史的共同傷痕。所謂「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應是今人應有的態度。
5.
引陳虛谷詩:
春來人歡樂,
春去人寂寞。
來去無人知,
但見花開落。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浮生.96》太平歌,放聲唱!

《浮生.96》太平歌,放聲唱!

《浮生.119》米雪老師

《浮生.119》米雪老師

《浮生.7》永遠的女神

《浮生.7》永遠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