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南方有書.16》遊園夢裡一朵花

《南方有書.16》遊園夢裡一朵花

波赫士曾寫過一首〈柯立茲之花〉:
「如果一個人,
在睡夢中穿越天堂,
別人給了他一朵花,
做為他到過那裡的證明,
而他醒來時,
發現那朵花在他手中…
那麼,會怎麼樣呢?」
我想:在漫漫的人生路上,
我們雖未到過天堂,
卻一定擁有過,一朵花。

大學時唱崑曲,
從《牡丹亭.遊園驚夢》入手,
對於不是科班出身的我們來說,
這戲,得學一年,
才走得了紅氍毯上的方圓,
唱得了戲詞。
因此,未上戲當春香、杜麗娘之前,
我們都當了很多次小花神,
客串小花神很有意思,
右手執花,左手也是花,
在鑼鼓響起時,
感受學長、學姐的婉轉唱腔與美妙身段,
「真的有花神嗎?」
當時我總這樣問。
花神,會凌波微步、羅襪生塵而來嗎?
沒人告訴我。

等待花神的日子,
生命的青春就這樣飄然遠颺了...

無論花神是否只是傳奇,
曾經唱過的花神,
就如同我愛的崑曲ㄧ般,
信,則有。
至今,我仍然鍾愛且感謝曾有繁花夢裡,
唱一曲「原來奼紫嫣紅開遍」的《皂羅袍》。
也許,因此深信:
溟溟漠漠的人世間,
是有花神的。

會關切這本《花與花神》(王孝廉著)也是因爲對於花神的信仰。
王孝廉是旅日台籍作家,
他以「中國神話」為題材,
論述很有深度,
後來他的作品也涉及日本神話,
書寫得十分引人入勝。
《花與花神》這本書從「神話」寫到文人的「仙鄉」,
再寫到「花與花神」的民族傳說裡的共同隱喻,
最後,又以神話新編讓讀者思考神話的現代意義。
我特別喜歡他寫的《叛神的神—刑天》,
覺得「刑天舞干戚,
猛志固常在」確實鼓舞了青壯時期,
跌跌撞撞的我,
不會輕易認輸倒下來。
(翻譯:刑天即使被天帝砍去了頭顱,仍然以雙乳為目、肚臍為嘴,仍然不肯放棄的持干戈繼續奮鬥)

這本書中談到花神的部份,
引經據典很古雅。
《梅花》
薄暮詩成天又雪,與梅併作十分春。
《杏花》
更憐童子宜春服,花裡尋師到杏壇。
《桃花》
曾恨紅箋啣燕子,偏憐素扇染桃花。
《牡丹》
惆悵階前紅牡丹,晚來唯有兩枝殘。
《榴花》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間時見子初成。
《蓮花》
塞外征夫猶未還,江南採蓮今已暮。
《秋葵》
請君有錢向酒家,君不見,蜀葵花。
《桂花》
猶喜故人先折桂,自憐羈路尚飄蓬。
《菊花》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
《木芙蓉(斷腸花)》
江邊誰種木芙蓉,寂寞芳姿照水紅。
《山茶》
山茶相對阿誰栽,細雨無人我獨來。
《水仙》
天寒日暮花無語,淺淺蓬萊當問誰。

書中遍舉:壽陽公主、梅妃、董奉、楊玉環、劉晨、阮肇、息夫人、鍾魁、西施、李夫人、陶淵明...的傳說故事,
閱讀時,
引人入勝。
當我們能閱讀ㄧ朵花的身世,
在審玩花影時,
更會有「相看兩不厭」的情深吧。

在製作《台南上嫷的花蕊》音樂專輯時,
我曾說:
一朵花,
是一個微笑;
一首旋律,
是一個擁抱。

我相信在擁抱花與花神的浪漫裡,
我們生活的每一天,
都因此繽紛了。

備註:
1.
王孝廉的兒子是日本知名作家東山彰良,。2017年獲得第34屆織田作之助獎, 2018年獲得第69屆讀賣文學獎與第3屆渡邊淳一文學獎,能得到日本3大文學獎,非常罕見。
2.
《遊園》曲文

https://youtu.be/2Z8z3fuxS8o

【皂羅袍】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捲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得這韶光賤。
【好姐姐】
遍青山啼紅了杜鵑。荼蘼外,煙絲醉軟。牡丹雖好,他春歸怎占的先?閒凝眄,生生燕語明如剪,嚦嚦鶯聲溜的圓。



  • 分享至:   


同分類文章

《南方有書.36》雲朵上的女神

《南方有書.36》雲朵上的女神

《南方有書.24》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南方有書.24》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南方有書.51》向豆腐致敬

《南方有書.51》向豆腐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