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愛,可以平等嗎?

愛,可以平等嗎?

泰戈爾說:
「無論黃昏樹影有多長,
它總是和樹根連在一起。」

在台江文化中心看一齣日本音樂劇,
由慶應義塾大學文學部演出,
一齣關於歸根與認同的戲。

《延續我生命的人》歌劇內容敘述一位留在滿州國的日籍遺孤的人生與一位日籍律師致力為這些遺孤爭取日本國籍的過程所撰寫而成的真人真紀錄歌劇。

故事中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
慘遭戰爭蹂躪的日本平民的真實史實,
移居滿州(中國東北部)的日本人,因戰敗被母國遺棄,
許多饑餓無助日本母親為了保住剛出生的嬰孩的生命,只能無奈地將自己的孩子寄養在中國家庭後獨自歸國。這些日本遺孤,
為了尋找親族、母國度過了一段漫長的悲苦生活。

慶應大學文學部的學生演唱得很好,
在嘹亮與低沉的旋律間,
那戰爭帶給平凡百姓的離亂,
那追逐母族認同的苦痛,
一一婉轉陳述...
我聽得失神了,
突然想起五月旅行以色列、約旦時,
同行的都是在外國奮鬥多年的朋友,
他們忿忿地說:
年輕時,
到新大陸逐夢是綺麗的,
及至,幾十年後,
幡然徹悟的是:
黃種人是永遠的二等公民。
「種族的歧視永遠不會寫在臉上,
不會說在嘴裡,
不會放在禮貌應酬裡,
他們,都放在潛在的心裡。」
所以,即使去國多年,
事業有成,
他們還是寧願一群大學時代的老朋友一起旅行。
「因為,我們的愛,是平等的。」
他們說。

我在《延續我生命的人》讀懂的,
也是這點:
無論樹影有多長,
它總是尋找樹根的方向。

 


  • 分享至:   

守著民歌守著你

冰與火的女人


同分類文章

【新酷玩意】CES展覽,平板未來

【新酷玩意】CES展覽,平板未來

【正負180經度】媒體亂象

【正負180經度】媒體亂象

旅行去司馬庫斯

旅行去司馬庫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