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幸福是一領衫

幸福是一領衫

幸福是一軀穿久的衫 
用生活補的彼領
—謝銘祐

幸福是ㄧ件穿戴陳舊的衣裳,
用生活來縫補破爛的領口。

不知道為什麼?
滄桑的歌聲,
總是呼喚ㄧ條河流,
澎澎湃湃地流過記憶的原野,
浩浩湯湯、橫無際涯。

黑哥謝銘祐在無有為書店,
娓娓道來「台語歌」的故事,
我坐在最邊角的、最後排,
過肩看著人縫中他黧黑的臉,
歌聲,如此台南,
道地如陳釀。

聽了一晚,
突然,有一種寂寞感,
像童年時玩跳房子的遊戲,
左腳、右腳、交叉腳,
然後一躍!
雙腳踏在最頂端的尖帽子了,
回頭一看:
來時路每一格都押滿了佔領的符號,
(那時,是用一塊塊的瓷片當作每一個玩家佔領的證據的。)
遊戲,非得到高處,
才會領悟:
我,只能堅持我自己的樣子!
一切,與他人的毀譽無涉!
與市場的利益,無涉!
然後,就做了真正的自己。

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夜晚,
因為,聽謝銘祐聊天、唱歌。



  • 分享至:   

再唱一段《水堀頭》

再會啦,北投


同分類文章

愛的風景

愛的風景

【南方音閱】落雨聲

【南方音閱】落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