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歡迎,請鍵入帳號密碼登入

裙擺搖搖的山中小城

裙擺搖搖的山中小城

Chivay是前往Canon del Colca科卡峽谷的起點,
我在這裡暫時停滯旅程,
以睡眠度過高山症的煎熬。

夜晚,欣賞當地住民的傳統音樂舞蹈表演,
木鼓、排笛、吉他等樂器演奏節奏分明的音樂,
還有很純樸的舞蹈,
舞蹈中將印地安圖䲢的面具、權杖、
以及耕種的農具都當做道具,
其中有一段是農耕社會中男女嬉鬧的舞蹈,
男子佯裝暈倒在地以求愛,
穿著美麗圓裙的女子會用大裙子去搧著躺在地上的那個男子,
然後,大咧咧撐開雙腳走過去,
逗得全場人都笑了。
我因為高山症,
完全沒有食慾,連一粒米也吃不下
可是看了表演,人也舒爽起來了。
只是,表演最後,跳舞的男演員走到身邊邀請我一起跳舞,
我真的站不起來了,
只好跟他說:「頭很痛,抱歉!」
看著其他朋友穿起秘魯傳統服裝一起跳舞,
覺得很可愛!

第二天,我到Chivay傳統市集閒逛,
山中無歲月,寒盡不知年,
歲月在這裡彷彿靜止了,
山城裡的居民大部分還是穿著傳統服飾,
尤其是每位婦女都有一條漂亮的刺繡大圓裙,
手工與配色充滿鮮豔的活力,
每條刺繡裙都很美麗。
高原地帶天寒地凍,
大概為了儲存抵抗低溫的能量,
所以,每位婦女都有一個圓滾滾的臀圍,
走在路上,撐著花裙蓬蓬搖擺,
十分好看!

我在市集裡看到喜歡吃的白玉米,
買了一根,3索爾(相當台幣30元)
這裏的玉米尺寸超級大,
拿起來沈甸甸的,
每顆米粒都比我的門牙還大,
真的太誇張了。
賣玉米的阿嬤問我:「好不好吃?」
其實,我吃了高山症的藥,
已經沒有味覺了,
但是,還是很捧場地說:好吃、好吃,
那阿嬤很有成就感,
於是,要我拍攝鍋子裡正在煎的魚,
(很像台灣的虱目魚肚)
油滋滋的魚,畢畢剝剝聞起來很香,
她一直遊說我:「來一個嘛!來一個嘛!」
我搖搖手,所有在旁吃攤子的女人都大聲笑了起來…
秘魯人皮膚較黑,
笑起來時,
不容易看到臉上表情,
只見一排排白牙齒,閃亮地煞到眼前,笑著!
轉到市場口,SiSi想買一個甜甜圈,
炸甜甜圈的婦女,
看我拿起相機,
很得意地秀了幾次純熟手工,讓甜甜圈入鏡,
旁邊無事的擺攤女子也過來湊熱鬧,
我聽不懂他們吱吱喳喳的秘魯話,
開心得像一起打パチンコ(柏青哥)一樣,
她們大概平日閒閒沒事,
偶爾來個觀光客像劉姥姥,
樣樣好奇,
可以讓她們解悶吧!

我喜歡坐在Chivay街上看來來去去的婦女,
以及他們的漂亮裙子,
刺繡的線條充滿藝術,
會讓我想起小時候母親曾經教我勾紗、刺繡的事,
母親的衣箱裡,
曾經有一條很美麗的刺繡裙子,
白底、十六片寬幅,繡著紫紅小花和翠綠葉子,
孩提時期,我特別喜歡那條裙子,
時常掏出來翻弄,
所以母親才決定教我刺繡、勾蕾絲布邊,
我學了好一陣子,
笨手笨腳把白絲現搓成難看的灰線,
布邊也沒勾成,
母親放棄了,
她說:去讀冊吧,讀冊卡有路用!

許多年後,
我發現母親那條圓裙瑟縮在衣櫥角落裡,
白裙上已經長滿了點點的褐斑,
又過幾年後,
那條裙子在家道中落、幾度流離中,
失去蹤跡了…

張愛玲的小說曾寫過一個女子珍藏一條刺繡鯉魚的裙子,
雖然她等待終其一生可以穿上它,
然而姨娘的身份,使這個願望只能成為遺憾,
讀過那篇小說之後,
我就覺得擁有一條理直氣壯的花裙,
是女人的幸福。
Chivay雖然是一個很貧瘠的高原小城,
住民的生活條件看起來也很差,
(我住在這裡的民宿,
每天的早餐只有麵包、熱開水,
由此可見,物質條件缺乏。)
但是,在貧窮中,
即使臉上總是烏漆嘛黑的,
頭髮也總像秋天雜亂的蓬草,
但,一條美麗裙子必要,
這裏的女子卻能擁有傳統的服儀,
裙擺搖搖、花花綠綠、理直氣壯地上街去,
讓人感覺那也是一種簡單幸福。

在Chivay小鎮的遠山上,
村民刻了一個很大的十字架在山坡上,
沿著主街道望去,
好像是教堂的壁龕,就嵌在山上,
無論晨起、或日落
人們都可以向山上神祇祈禱,
日復一日,
村莊裡的人都在十字架的守護下作息,

這個小城,讓我覺得有一份安然地寧靜。


  • 分享至:   

等待神鷹飛翔

Taquile的純樸歌唱


同分類文章

藝術,在原鄉的歌唱裡

藝術,在原鄉的歌唱裡

半島的寧靜山路

半島的寧靜山路

湖在高處,神秘躲藏

湖在高處,神秘躲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