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群芳開夜宴,豪華響聲歇》2018年9月18日(星期二)14:00-16:00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8年10月14日 星期日

晚霞一如鎏金遠奏曲

 
「夕陽西沈,
又近黃昏,
近黃昏,我在想一個人
每次講座時,
很喜歡聽牧歌音樂工作的小昭唱這首歌,
一種屬於林百貨摩登昭和時代的流金歲月,
一種繁華,一份柔情。


我覺得看夕陽,
是值得用一生的浪漫用體現的事,
聖修伯里的《小王子》在他的星球,
每天觀看落日,
離開星球後,
在夕陽下想念他的玫瑰花。
徐志摩在康橋的浪漫是:對著天邊扁大的日頭直追

老下午的台南,
人總也不想老去,
留住時間的傻眼光就是:去看夕陽吧!
因為夕陽下,有晚霞。

我的日本朋友說:かすみ,霞,是很絢麗的顏彩,
在和服小袖的織錦上,
立體亂針刺繡,份外美麗,
所以,我開始蒐集黃昏,
人生能有多少黃昏與晚霞相遇呢?
李商隱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是千年一嘆,也是千年珍惜。
三國演義的開卷詩: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是大徹悟,也是大解脫!
無那,這一天,我攏著一份美好,
接受吳姐的邀請,
在一個攬觀寬闊夕陽與大海的美麗場景,
從《下午的一齣戲》、《夕陽伴我歸》、《晚霞》、《我家在那裡》
唱到《Sunrise Sunset》、《幾度夕陽紅》、《踏著夕陽歸去》、《再別康橋》
然後是《黃昏的故鄉》、《今宵多珍重》…..
旋律如鎏金,
在臨海的窗口,
糝落溫存的夜色。

備註:
今日見《中華日報》所載
在北門井仔腳所拍攝的黃昏夕照,
鷗鳥凌空畫過羽翅,
晚霞夢幻如詩,
真的佩服神來之筆的鏡頭!
黃昏的故鄉,真的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