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群芳開夜宴,豪華響聲歇》2018年9月18日(星期二)14:00-16:00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斷指流淚的菩薩—白居寺

離開拉薩,
三人一部吉普車,
開始朝向日行幾百里的後藏阿里而去。
往後藏的路上,
風光有別於前藏,
山線起伏壯闊,
雲朵也是幾近發狂地肆意在天空飛舞。
前路看去,
就是一片無遮無蔽的大地,
吉普車彷彿往天上開去一般
這是雲端的天路,
每個馳騁都是浪漫的想像。


離開拉薩後,
往日喀則的途中
蜿蜒的車隊翻過剛巴拉山口(4768m),
四千多公尺的海拔,
風勢盛大,
吹得五色經幡旗列腊腊作響,
有一股神秘的氛圍。

下了剛巴拉山口之後,
經過羊卓雍措,
微雨濛濛中,
羊卓雍措像是籠著湘綠色頭紗,
掩曳姿容,
我湊近掬一把湖水,
湖水冷冽如冰,
但是,整座湖水乾淨透徹無比。

岸邊,有人拉來一隻犛牛,
花花彩彩的掛得玲瓏一身,
供人拍照。
彩繪似的氂牛,
正好映襯一身輕淡的湘色湖面,
妝點得宜。

之後,
啟程往世界上距離公路最近的卡惹拉冰川,
由於地球暖化的緣故,
這個冰川正以驚人的速度消退中,
因此,微雨中見這冰川一角,
彷彿瑟縮的白裙,
正一一消融呢!

離開卡惹拉冰川後,
往江孜奔去,
日行四百多里,
來到江孜古城,
遠眺宗山城堡遺址是一定要做的功課。
此宗山城堡在江孜古城中央的懸崖峭壁上,
海拔4020m
1904年英國入侵江孜城,
江孜人民在宗山上築起砲台,
與英軍對峙八個月之久,
最後,英軍以大砲狂轟宗山堡壘,
江孜軍用石頭抵抗三天三夜後,
不支敗北。
亡城前,所有士兵都跳下懸崖而殉國,
無一倖免!
這悲慘壯烈的一幕,
至今仍是江孜古城的傳奇。


白居寺,在江孜古城內,
這座寺廟很神奇,
因為有薩迦(花教)、噶當、格魯(黃教)三個教派在同一寺廟裡,
「一寺容三派,塔中又有塔。」
白居寺,藏語為「班廓德慶」,意即「吉祥倫樂寺」,
菩提塔由770間佛唐一次重疊而成吉祥多門塔寺造型,
塔內佛龕及壁畫共有十萬佛像,
因此,有十萬佛塔之名。

這間佛寺,允許拍照,
只是每個殿堂拍照各要20元或10元的費用,
唯有一間護法神殿,
是舉行葬儀和誦經之所,
不僅不能照相,
女性亦不得入內。

寺內壁畫有顯密二宗、佛教故事以及釋迦牟尼佛本生經故事,
唯有本殿幾尊佛像,
保有早期纖細苗條的造型,
除此之外都已是藏式風格,
線條及造型都顯得粗壯、結實、具有張力。

白居寺有一對母子,
與領隊李茂榮素有情誼,
母親不知如何稱呼其名,兒子叫做德布,
他們是從日喀則來白居寺乞討的母子
2005年李茂榮帶團來白居寺,
遇見德布以及他乞討的母親,
在他的鼓勵下,
德布得以就學唸書,
現今,這位藏族婦女也不用在乞討度日了。

白居寺內護法神殿的赤松德贊佛像,
左手指經過信徒一再碰觸,因此斷掉許久,
李茂榮當時來看到這等破落景況,
便主動給予喇嘛修復佛像手指的錢,
遠眺﷽﷽﷽﷽﷽﷽﷽﷽﷽﷽﷽﷽﷽﷽﷽﷽﷽﷽﷽﷽﷽﷽﷽﷽﷽﷽﷽﷽﷽﷽之後,大日如來佛殿、壇城殿的佛像也逐資修復。

李茂榮指著那個斷指的赤松德贊佛像說:
「十幾年前我來寺廟裡,
看見這尊佛像左眼好像流下眼淚,
我心想祂是不是為自己的斷指而傷悲,
所以,這流淚的面容觸動我,
修復佛像只是一個念頭與發心,
能讓佛像不再淚流,
舉手之勞,我當然願意去做!」
我在赤松德贊的尊容前,凝視很久,
「情深無言,悲極無淚」
佛,還願淚流,
表示,戀戀眾生中應該還有純善發心之人,
先前,李茂榮與白居寺未必有緣,
但,只因來此一個照面,
就當下看見斷指之殤的慈悲,
我想,這是讓人很感動的善覺善念!


黃昏時,離開江孜古城,
夜幕漸次低垂,
我回頭遠望那山勢陡峻的峭壁,
一個個殉國的身影,
像夜暮裡凌空而去的星辰,
在煙塵瀰漫間,
定格江孜城19046月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