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群芳開夜宴,豪華響聲歇》2018年9月18日(星期二)14:00-16:00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8年8月28日 星期二

曬曬心中的佛吧!

哲蚌寺的曬佛大典,
是拉薩瘋狂的party
今年預估有20萬人潮擠上山頭。


由於不尋常的氣候變遷,
使得拉薩今年雨水特別多,
整夜嘩啦啦,下得澎澎湃湃,
氣溫,隨雨落下,一度度寒冽起來。
但是,清晨六點不到,
飯店裡的人早已傾巢而出,
早餐現場,只有我們幾個稀稀落落的身影。
大部分的人,都選擇凌晨兩點就出發去哲蚌寺,
甚至,有人從昨夜就已經守在曬大佛的山頭了。
我們此行以「轉山」為主要目的,
深怕徹夜風寒、淋雨感冒,引起高原反應,
所以,以保持體力為原則,
就選擇天亮才出發。
(後來證明:領隊李茂榮的判斷與決定是對的,
由於凌晨傾盆大雨之故,
曬佛大點也是延遲才舉行。)

雪頓在藏語就是「酸奶」的意思,
雪頓節又名「酸奶子節」,
一般都在藏曆的六月三十日開始,通常持續6~7天,
哲蚌寺的曬佛、展佛,是雪頓節的序幕,
接著,羅布林卡、龍王潭都會有藏戲的表演。
在展佛的這天,
拉薩以及拉薩附近的藏人,
都會前往哲蚌寺一睹這一年一度的展佛儀式,
展佛後,觀賞藏戲表演,
很有過年節的氣氛。

今年展佛的唐卡,
3000公斤,
37m,長40 m
要由150人扛舉,
法螺聲中,百人浩浩蕩蕩的隊伍,
扛著心中的信仰前行,
那是頗為壯觀的「曬」法!

排隊上山的隊伍落落長,望不到盡頭,
兩個多小時,只是人擠人、人擠人,
時時,隊伍中會有一、兩個促狹捉弄的當地年輕人,
左搖右擺蛇行竄動,
隊伍便引起一陣騷動、推擠、尖叫,
許多被擠扁的群眾哀哀慘叫,
公安軍隊雖然一路站崗,
卻也莫奈他何!
當地人說:「每年都這樣!」
隊伍,有時排成四列,
不久又衍成六列,
然後又縮成四列,
在伸縮膨脹之間,
人肉大戰就開始了,
你推我擠、滾地爬、竄身趴,
前胸貼後背已經是最文雅的姿勢了,
李茂榮緊拉著我們,
我們六人手牽手、寸步挪移,
就像逃難時,深怕走散的手足,
20萬的人潮呢,
一個不小心,就永遠掰掰了。
我時常想,這樣沒規矩的排法,
一不小心就會踩死人的!
果不其然,
一個抱著小娃娃的婦人在一次人潮竄動間,
就被夾死在鐵欄杆與人群中,
和我們一起前去的董妹、汝慧情急大叫:
「有小孩、有小孩!不要擠傷小孩了!」
那狂浪的推擠,才漸漸收束遠離,
唉!草莽的世界與秩序!
這些人每年玩一次,很好玩嗎?

走到曬佛臺時,
漫天的哈達已經佈在那張美麗的唐卡上了,
法相莊嚴的釋迦牟尼像,
從整片山坡迤邐鋪陳下來,
甚是美觀。
在巨大的唐卡下,
無論走到哪個角落,
都可以看見佛菩薩慈眉善目的容顏,
真是美好的領略。
巨大的唐卡前,搭起了觀賞篷架,
喇嘛高僧一字坐開,
正觀賞藏戲的演出。
藏戲,藏語稱作「阿吉拉姆」,
是集戲劇、音樂、文學、舞蹈為一體的表演藝術。
我們駐足停留觀賞的劇碼約莫是祭神歌舞的片段,
酬神的舞者戴著誇張華麗的面具
仗陣舞充滿力與美,
很震撼,看得我都忘了移動腳步了。

轉過曬佛臺後,
我們在哲蚌寺的食堂用午餐,
哲蚌寺措親大殿旁的廚房號稱西藏最大的廚房,
寺內萬名僧侶的飲食皆來自於此,
能享用一頓哲蚌寺的齋飯,
感覺因緣十分殊勝。
用餐時,先是陰天,又轉成豔陽高照,
之後,又是綿綿細雨,
頂著嘩啦啦的雨滴,
吃完最後一口飯,
感覺也很有趣。

走在下山的路上,
遠脁山腳下那起伏有致的山坡與藏式房舍,
心中感觸特深。
1706年,清朝政府與拉藏汗結盟,
意欲將倉央嘉措押送北京,
押解的隊伍途經哲蚌寺時,
寺中的喇嘛一齊出動,
將倉央嘉措奪回。
憤怒的拉藏汗部隊以重擊炮轟哲蚌寺,
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為避免哲蚌寺喇嘛們慘重傷亡,
他,倉央嘉措自願出降被俘,
被拉藏汗部隊押回北京。

歷代達賴喇嘛皆以哲蚌寺為母寺,
五世達賴在遷入布達拉宮前,
他的葛丹頗章政權是以哲蚌寺為中樞,
哲蚌寺,是格魯派的根基,
因此,當他們的活佛被拉藏汗的蒙古士兵帶走時,
哲蚌寺的喇嘛們置個人死生於度外,
他們要搶回他們的佛!
拉藏汗不惜一切代價攻擊哲蚌寺,
要搶回六世達賴,
蒙古士兵像潮水一樣湧進哲蚌寺時,
哲蚌寺的喇嘛們用生命捍衛信仰,
喇嘛的血染紅了哲蚌寺所在的根培烏茲山,
倉央嘉措流淚了,
在所有喇嘛們的哀痛哭泣挽留中,
他打開寺門,
頭也不回的走向蒙古士兵的軍隊裡,
就在那一刻,
沒有人可以否認:倉央嘉措的的確確是一位活佛,
他的心中有愛!
他不願意別人為他流下一滴血、一滴淚

他被押走了,
從此,行蹤成謎,
三百多年後,
我來到哲蚌寺,
一步一履間,
充滿感情的想像那一幕:
哲蚌寺僧人為信仰的勇敢一戰,
倉央嘉措為了愛,轉身而去的翩翩身影。

不知,那日的夕陽,
糝在倉央嘉措的衣帶間,
那臨風遠逝的法螺,
是否依舊吹響整片雪域?


備註:
雪頓節原本是是純宗教活動,
(藏曆630日~76日,維持7天)
起源於公元11世紀中葉,
當時,佛教的戒律最忌諱的是殺生。
由於夏季天氣轉為和暖,
草木滋生,萬物驚蟄復甦,
出外行走,難免踩殺生命,
有違「不殺生」之戒律。
因此,格魯派的戒律規定藏曆四月至六月,
喇嘛們要在寺院閉關靜修,
當時稱為「雅勒」,意即「夏日安居」。
直到六月底,方可解禁。
解制開禁之日,
世俗百姓為了感謝僧人閉關修持祈福,
便準備釀造的酸奶舉行野宴,
也並在歡慶會上表演藏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