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群芳開夜宴,豪華響聲歇》2018年9月18日(星期二)14:00-16:00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在魔鬼的咽喉《Happy Together》:伊瓜蘇瀑布

春光乍洩的探戈仍在
伊瓜蘇的水奔流如斯
一切,可以重新來過嗎?

撰文:王美霞
攝影:王美霞  黃良典 高樹榮


22年前有一部電影《教會》,
影片開頭,
耶穌會的傳教士攀爬著熱帶雨林的巨石,
背景音樂是傳教士汗水滴落的聲音,
還有,唰唰的水瀑,
像憤怒的白色巨龍奔洩而下,
水聲漫過整個天地,
在慢慢拉遠的鏡頭下,
傳教士的身影,顯得如此卑微、渺小…..

至今仍記得片尾,
宗教信仰的爭奪與迫害,
直升機掃射叢林裡無辜的原住民的畫面,
當教堂坍塌,
村落裡老老少少無助犧牲了。
在大毀滅裡,
倖存的幾個原住民孩子,從血淚中爬起來,
推著他們原始的獨木舟,
往叢林更深處,
頭也不回地划去,
瘦瘠的幾點身軀,
消失在伊瓜蘇水域的叢林中。
(但願,沒有教會,
沒有信仰的戰爭,
他們從痛苦中明白,
一切要重新開始!)

伊瓜蘇,是重新開始的信記。

《春光乍洩》裡的王家衛用了很長的鏡頭,
捕抓這個世界上寬度最長的瀑布的奇景,
在伊瓜蘇的水霧繚繞的大澎湃中,
《春光乍洩》裡張國榮心底有著呼喚,
站在伊瓜蘇大瀑布前,
他默默地說:讓我們重新開始。

兩天裡
走在巴西、阿根廷共有的伊瓜蘇國家森林,
聽著淙淙水瀑,
心底不斷繚繞的是《春光乍洩》的主題曲:
Happy Together
伊瓜蘇,有太多王家衛掌鏡的意象,
這個瀑布,對我而言,很深情。

伊瓜蘇大瀑布是由兩百七十個瀑布組成,
是世界上最寬的瀑布,
北美的尼加拉瓜大瀑布雖然氣勢過人,
但以瀑布的奔流面積而論,
伊瓜蘇的寬幅大過尼加拉瓜四倍,
所形成的叢林瀑布美景,更勝一籌。
大瀑布將近有百分之八十在阿根廷境內,
其餘則在巴西,
利用伊瓜蘇興建的水壩則在巴拉圭境內,
據說,伊瓜蘇的水量過於驚人
(據統計如果將伊瓜蘇的年水量平均分給全世界,
每人可以分到4000公升)
所以,當初巴拉圭興建水壩時,
巴西及阿根廷政府十分憂慮,
目前這座Itaipu Dam 伊泰普水壩,
仍號稱七大工程奇蹟之一,
由此可知這條水流的水資源豐富程度。

這次探訪伊瓜蘇瀑布是由發現者旅行社的李茂榮總經理帶路,
這次同行者,都是極地旅行的熟咖、攝影家、書寫者,
兩、三隻大砲型的鏡頭是司空見慣的隨身配備,
討論的話題就是:
「你的光圈用多少?」
24-105不太夠吧?」
「鏡頭全幅可能好些喔!」
我很喜歡這群朋友,
因為他們喜愛照相,拍得又好,
而且天天分享,
讓我們在大師級的鏡頭下,
天天都能看到經驗的視野。

帶領專家們旅行的李總,
當然更是專家,
為使我們深度探訪這個瀑布奇景,
安排我們住進伊瓜蘇國家公園,
兩天行腳,
一天是在巴西乘快艇俯衝伊瓜蘇瀑布,
一天是在阿根廷乘坐飛機俯瞰伊瓜蘇壯觀的瀑布全景。

在巴西的伊瓜蘇瀑布,
仰觀的是由下而上,奔瀉氣勢,
整片開闊的水簾,
以及水勢奔瀉時掀起的水霧峰勢,
像是要將人吞沒,直接將人捲進瀑布中。

在阿根廷,則是由上而下的鳥瞰與穿梭瀑布叢林,
阿根廷的國家公園有園區小火車,
沿著熱帶叢林慢慢搖著小火車登臨其上,
搭著園區小火車到最後一站,
再走一千五百公尺去看魔鬼咽喉,
此處是阿根廷端最壯觀的瀑布景致,
沿途,走不盡的水上長橋,
伊瓜蘇河靜靜流淌,
水裡有礁石、水中植物依稀可見,
也有驚人的鯰魚悠遊在奔流水勢中,
鯰魚的體積有3040公分,
真是大土虱啊!
李總說,拿來燉當歸枸杞一定滋補!
(想也是啦,游過依瓜蘇水流的大土虱ㄇㄟ!)
平整的水流,直到山崖落差處,
開始集體騷動了,
像是穿戴的華衣艷服要趕往嘉年華會一樣,
每股水流都款擺著腰肢,
扭動起來了,
一股股扭動的水,
像捲起的毛巾一樣,
扭著、動著,最後集成一個幾十尺的大漩渦,
大漩渦又集結無數個幾十尺大漩渦,
然後,奔騰成一股大水流,
如同約好跳崖似的一直往低處義無反顧地奔去,
奔啊、跑啊,也不回頭眷顧,
惹得浪好高,瀑好急,
就這樣:Kiss and saygoogbye,走了!沒了!
捲得無影無蹤,也不看你一眼!

一陣風襲來,
偶爾夾帶一陣瀑布的水花,
像煙花般在眼前炸開,
飄散到周身,
像昨夜的煙花
迷霧中聽到幾聲大嘴鳥的嘎嘎叫聲,
彷彿那鳥展翅飛過飛過。

在阿根廷的伊瓜蘇瀑布,
恆常都是有彩虹的,
彩虹很美,
傳說更美,
那是一個悲劇的愛情故事,
兩個相愛的人被水中大蛇窺伺,
於是駕著舟船逃命
憤怒的水蛇化作瀑布,
使得兩人葬身於水中,
深情的愛,總會留下盼望與見證,
女子化身為懸崖上的一棵樹,
男子則化身為懸崖下的石頭,
當彩虹出現時,
他們可以藉著彩虹的手指頭,
碰觸對方,告訴彼此:愛,一直都在。

我在伊瓜蘇瀑布魔鬼的咽喉前佇立許久,
聽水聲,聽她奔流時不斷發出的響聲,
多麼迷人的天籟,
當下想起很多事、很多人,
李總走過來問我:「好看嗎?這個瀑布!」
我說:「水,至大無極!如此迷人!如此婉轉!如此豐富!」
他說:「是啊,最柔弱的力量,最剛強!生命,也不要爭什麼了。」

回程時,身子十分疲乏,
行駛在國家公園一段路,
有一種荒涼,
但是很安靜,
感覺像是《春光乍洩》電影裡
梁朝偉握著方向盤一直行駛的寂寞公路。

「重新開始」的意念是很多人的期盼,
伊瓜蘇瀑布是一個朝聖的願望吧,
一路上,黃昏漸漸掩入,
天邊的霞色,有一種褪色的溫柔,
我的腦海裡,
又響起那首褪了色的探歌舞曲,

跨越邊界,走過伊瓜蘇瀑布,
許願,
所有的一切真的可以重新開始?
我沒有答案。



備註:
《教會》主題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ZcPZPTwRRQ
春光乍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y2tCUtCD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