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踏查茶山之血汗寫真

一、活動報導:
應南方講堂許多好友的熱情
《普洱茶錄》新書發表會,
將在722日(星期六)15:30,政大書城,
加碼一場發表會。


這場新書發表會活動中
有王美霞老師的西雙版納六大古茶山踏查的分享,
有盧敏華老師、謝惠青老師的茶席展演及說解,
有陳懷遠老師六大茶山首次空拍紀錄片的分享,
還有嘉木堂陳遠號為《普洱茶錄》一書製作的【古茶樹紀念茶磚】,
兩塊價值不菲的普洱茶磚,
將在現場提供抽獎。
(真的很貴重的茶磚,要很多鈔票才能買得到的喔!)
活動當日凡持《普洱茶錄》一書,
即可兌換一張抽獎券,
參加《普洱茶錄》紀念茶磚的抽獎活動。
(一本書,兌換一張券)
(這兩塊茶磚,限量版古樹茶,
十分值得珍藏,
建議各位南方講堂的朋友,
可以先行購買本書,
當日再拿來兌換抽獎券,
以免向隅。)

活動現場,逸茗軒茶坊也會提供頂級好茶,
供現場參與活動的朋友品茗,
加碼的新書發表會,
只為感謝各位的熱情,
歡迎各位朋友踴躍參與,提早入席。

二、大陸茶界,正如火如荼討論這本書
在上海大可堂,以及杭州國家級的茶博物館兩場新書發表會之後,
收到許多大陸朋友撰文按讚的鼓勵,深感欣慰,
(兩地主辦單位,直接典藏數十本《普洱茶錄》,作為茶界研究之用。)
這本書,是台灣茶人對於大陸普洱茶的參與與貢獻,
因此讓我有書寫的動力。

陳懷遠先生在1994年,
以一股愛茶的熱情,
踏入易武古鎮,
他不僅以相機記錄當年的六大茶山寫真,
也參與恢復傳統製茶工序的關鍵活動,
二十幾年來,他拍攝的影像一再被引用、翻拍,
成為踏查古大大茶山的經典,
而他,守著易武古鎮製茶,
從當年至今。

我之所以書寫,
有個簡單的理由是:他是台南人,
(台南,一直是我這幾年書寫的主軸)
台南人根底裡有一股「一心一意」、「一生一作」的堅持與固執,
這種情感,放在城市裡,
成就台南的文化風情,
也會踏出古都,去成就心胸寬闊的方圓,
我所繫:就是一個台南人、台南情!

三、踏查茶山的作家灰頭土臉之幕後(非花絮)
很多朋友好奇,
在我的筆下寫茶山的人、事、物,
怎會如此精采有趣?
我說:那每一寸土地,
我都用汗水和泥塵走過!
檢視這兩年進茶山踏查與訪談的照片,
真是不堪回首啊!
每張照片裡的臉龐、髮梢都為泥塵與汗水所覆蓋,
將近攝氏四十度的燠熱天氣,
天天滿臉都是火紅而燙熱的,
在極度流汗缺水的狀況下,
每天攀爬、行走山路,
直至雙腳已經不是我的的神經可以控制.....
才帶著鐵棍一樣的雙腿回家。
能完成這本書真好,
我不想再嘗試一次那種慘狀--
--在茶山裡,六天沒有一滴水可以洗澡的日子了!

這樣灰頭土臉當作家,
真是血汗啊!
(我應該改當那種坐在冷氣房、喝拿鐵、修修指甲,
然後,眼神迷濛地,望向雷絲花邊的窗外…..
那種輕快型的作家才是!)

不過,尚未轉型成功之前,
還是與各位朋友分享作家在茶山混得灰頭土臉的狼狽寫真吧!
(希望這等模樣,不會讓各位對作家這個行業的形象幻滅了!
唉,再回頭想一次!還是要說:真的,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