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生活印象】能夠與過去和好嗎?

雨天,台北。
我在「華山.光點」連看兩場電影:
《月光下的藍色少年》、《漫漫回家路》,
《月光下的藍色少年》是一部值得閱讀的教材。


影片全部都是黑人演員,
場景是邁阿密、亞特蘭大。
故事以三個階段:LittleChiron(夏隆)black
敘述男孩從童年、青少年、成年的成長歷程

瘦小、沈默、同性戀、而且來自弱勢家庭的他,
是學校裡被霸凌的對象,
在一次同儕霸凌的追逐中,
他被逼進一間毒窟,
因此認識了古巴裔的毒販Juan(璜),
拯救他的璜,像父親一樣成為他的依靠,
直到有一天,Little發現璜販賣毒品,
而且他的母親就是向璜購買毒品成癮,
因而導致悲慘沈淪,
他,轉身離去。
沒有人了解他的沈默,
以及埋葬在內心的單字。
(觀看電影的我們,
Little的眼睛看到喜怒無常的母親,
被迫離家的夜晚,
終可明白為什麼有些話,他不想說。)

Chiron(夏隆)青少年時,
像父親一樣的璜,死去了,
毒癮導致他的母親變成一隻瘋狂的野獸,
他隻身面對的世界是集體的欺凌與羞辱,
在受辱的每一天,
像陽光一樣的好友凱文,
給他鼓勵,也與他有一次親密關係,
凱文是Chiron(夏隆)的依靠與支持的力量,
直到有一天,
凱文在眾人的脅迫下,
出手揮拳擊倒夏隆,
倒下地、噴出鮮血的那一刻,
夏隆完全明白:沒有誰可以守護,要活下來,只能靠自己,
所以他掄起木椅,
將欺凌主謀者擊倒,
然後,被關進亞特蘭大的少年感化院。
(淚水、幻滅,逼迫我們在心碎中,長大!)

幾十年後,
長大的Chiron(夏隆),綽號叫Black
他練就一身肌肉,
配戴金項鍊、金手鍊,而且,戴銀牙套,
讓自己看起來很強悍,
(要站起起來,就是自己不能軟弱)
他也成另外一個璜大毒販,
然後,用恫嚇的方式教導跟班小弟如何強悍求生。
他封鎖自己的情感,
以憤怒的方式看待過去--包括她與母親的關係,
就在他長久以來把世界拒之門外的某一天,
凱文打電話給他…….
是仍然渴望被愛的心情,
讓他開了10小時的車,
回到邁阿密,
在凱文經營的小餐廳裡,
多年不見的凱文煮飯給他吃,
而且笑著對他說:
「你不必一直戴著銀牙套啊….
(如果,有一天可以遇見一個人,
在他面前,
我們不必表演得那麼優秀,
也不必那麼假裝那麼堅強,
這就是:愛!)

影片最後,
Chiron(夏隆)很深情地看著滄桑多年之後的凱文,
很哽咽地說:你是唯一一個與我有親密關係的人……
(多少懷念,與愛,都寫在那個帶淚的眼神裡。)

影片,沒有結局,
觀眾從戛然而止的畫面中,醒轉過來。

真是一部值得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影片!

後記:
我很喜歡飾演Juan(璜)的演員馬赫夏拉・阿里,
他是一位非洲裔的演員,
也是唯一的得過奧斯卡金像獎的穆斯林,
影片中,他看著Little的眼神表情,
真是一位慈愛的天父。
(原來罪惡與慈悲,只是一線之隔)
而且,整部電影最美的畫面是他教導Little在海浪中游泳的那一幕,
鏡頭由下而上,
浪,很高,
時起時伏,
像是Juan(璜)將千瘡百孔的Little帶回母親的子宮,
在羊水中泅泳,
那麼安全、那麼有依靠,
而且,他抱著Little在海浪中,
也像是為苦難的靈魂受洗一樣。
而整部電影的寓意就是由此開始,
璜問Little:「靜得就像聽見自己的心跳?對嗎?」
璜小時候,遇到一位海邊的婆婆,
她告訴Juan(璜)在月光下的黑人小孩,是藍色的,
但是黃長大後,
終究理解:到了某個時候,
你必須自己決定要成為怎樣的人?
沒有人可以給你做這個決定。

Chiron(夏隆)只有在重新擁抱母親,
接受母親的道歉時,
還有與凱文重新修好時,
他才成為一個:真正的自己。
療癒創傷之後,是站在月光下真正的內在小孩了。
(過去的無知、失誤、遺憾、傷害,
都是我們吞嚥不下的塊壘,
只有與這些和解,
我們才是更好的自己,不是嗎?)

影片連結:
月光下的藍色少年
最佳男配角馬赫夏拉・阿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