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我的旅行.祕魯】聖谷的pre Inka遺跡

Valle Sagrado de Los Incas(聖谷),
又稱Valle Urubamba(烏魯班巴谷),
Cusco附近,
山谷周圍環繞5000m以上的高山,
谷中散落許多Inka文明的遺跡,
由於計劃從馬丘比丘回程後,
要連同Cusco的景點一起造訪,
所以,我們買了Inka聖谷周遊券,
周遊券要價130索爾,
可以參訪
Pisac
Ollantaytambo
Chinchero
Moray
Museo Historico Regional
Museo Municipal de Arte Contemporaneo
Museo de Sitio de Qorikancha
Monumento Pachacuteq
Pikillaqta
Tipon
Saqsayhuaman
Oenqo
Puka Pukara
Tambomachay
總共14個景點,比較划算。
(旅行並非攻城掠地,當然,不可能全數走完,
所以,我們包了一輛車,選了幾個景點,慢慢看)

Cusco出發,
首先到Pisac
PisacCusco30km
有個不錯的傳統市集
販賣的商品物廉價美,
一大早,
Pisac市集就有當地小朋友穿著傳統服裝
與遊客合照。
此處還有Pisac遺跡,
太陽神殿、梯田、岡哨等建築一應俱全,
號稱「小馬丘比丘」,
前來的旅人不多,
慢慢賞玩巨石遺跡
很值得走一走,
尤其是在山頂居高臨下
俯瞰烏魯班巴河以及印加聖谷的美景
是很不錯的視野。

Moray的梯田是神奇的設計,,
以同心圓為設計的梯田,
深度有100m
最大的梯田直徑也有100m
由準確的弧形以及完善的水道設計,
可以確信的是:當時印加文明有很高明的測量技術,
那些技術為何現今找不到線索呢?
這也是Pre Inca(前印加文明)讓人十分迷惑之處。

之後,又到Salineras de Maras鹽田,
Maras鎮往上15分鐘,就可以看到
沿著山坡而開發的鹽田,
4000多塊的鹽田像一格格結晶的方塊酥,
井然有序地如魚鱗般排列,
白皚皚的方格棋盤,
在陽光下閃亮光芒,煞是美麗。
從山下流下來的水質帶著鹽分,
經過陽光曝曬後,
可以提供帶有礦物質的鹽結晶,
這是Maras最大的資產,
沿街,有許多的商家也將提煉出的礦物鹽,
做成一包包文創產品,
是秘魯旅行時的推薦商品。

鹽,時常是帶來經濟繁榮的利器,
中國春秋時代,齊國有魚鹽之利,
因而富賈東方,
奧地利薩爾斯堡,因有鹽岩礦產,
因而成為商業文化繁榮的教區,
甚至成為奧地利當時音樂藝術重鎮,
中國鹽商所據的江南港埠,
成為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之地,
我想Maras的鹽田規模如此宏偉,
梯田結構中,
引水渠道的設計,
讓周行其中觀賞的人都十分驚嘆,
鹽,應該為這市鎮,甚至文明王國帶來無比富庶的榮景,
到底這些pre Inka文明是怎麼一瞬間都消失了呢?
對照今日安第斯山文化區整體的貧窮經濟,
每每走在這些讓人在嘆的文化遺產時,
我真的充滿許多問號?

聖谷之行僱請開車的司機是一位年輕男孩,他叫David
整日行程付費85美金
他不太能說英文,
但簡單會話略懂。
早上來接我們時,
穿著一件破舊的藍灰夾克和滿佈泥灰的暗藍運動褲,
我和SiSi看他一臉疲倦,
心想:「可憐的年輕人,還未睡醒來,就要上工了。」
他開車速度很飆悍,
S型的山路也沒在減速的,
滿天揚起的土塵,
讓我們像坐雲霄飛車一樣。

到皮薩克遺跡參觀時,
路邊有好吃的玉米,
我喜歡吃玉米,
所以買了一根,4索爾,
當地人吃玉米是要捲一塊起司一起吃的,
(我吃不慣這樣的配備,就把起司還給店家,
店家睜大眼睛看著我,她應該想說:
「這個起司值3索爾」)
我也幫David買了一根,
他有點訝異,但是說了謝謝,欣然吃了。

中午的時候,
David幫我們選了一家Baffet
由於行程路線安排,
必須要從鹽田回來之後才能用餐,
進鹽田前,
我們跟他說:「中午一起用餐吧。」
他愣了一下子。
大約一個半小時之後,
我們去吃午餐,
每人45索爾的Buffet
對當地人來說,
應該是十分奢侈的,
尤其是對於以開計程車謀生的年輕人來說更是,
可是,我們心想:放著他在車上等,我們去吃大餐,
也實在有點過意不去,
所以,就請他一起用餐了,萍水相逢嘛,就是緣分。
走到餐廳入口時,
我們轉進門,
卻沒有看到他,
原來他因為語言不時很通,
不確定我們是不是真的要請他一起用餐?
就靦腆地站在餐廳門口等著,
我又折下樓回去,
很確定地跟他說:「come here! Eat lunch with us .
                 together! Please!

他才怯怯地跟著我們上樓來,
及至他坐下來,
我才發現就在我們去鹽田參觀的這段時間,
他換了一套衣裳,
白上衣、黑色西裝長褲,還有一條腰帶,
這一餐,他吃得很客氣,但我覺得他吃得很開心,
尤其是他舉起餐前酒和我們乾杯時。

吃完餐後結帳,
餐廳的老闆突然跑出來,
指著走出去的David
然後滿臉笑容對著我比了一個大拇指:「Great!」,
這段插曲,成為我在聖谷之行很難忘的記憶。

黃昏,請David送我們Ollantaytambo的民宿時,
他依依不捨地與我合照一張。

看著David穿著白衣黑褲的背影離去時,
我感覺:每個人內在都有一份自我尊重的高貴,
即使是一個貧窮山城開車的年輕人,
他也知道,要讓自己換穿最美好的身段,走進高貴的餐廳。
那一刻,他尊重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