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我的旅行.秘魯】他們在湖上飄泊千百年

傳說印加帝國的開創者Manqu Qhapaq(曼柯.卡帕克)
和妹妹Mama Okllo誕生在Titicaca湖,
並且降臨在玻利維亞的太陽島上,
因此,Titicaca湖充滿著神秘與神聖的氛圍。
Titicaca湖海拔3890m
面積8300平方公里,
湖泊最深處有281m
1/4個台灣的面積,
是全世界船隻航行的最高海拔。

Titicaca湖上有一群大大小小40多座的Isla de Los Uros
是以水生植物Totora草築城的島嶼,
Totora草近似蘆葦浮島,因此通稱「蘆葦浮島」
這些在海上漂流的浮島是世界奇觀。
我們選擇一個小島Khantati Island登陸,
面積大約只有七、八坪大,
進島之後,聆聽島民說明蘆葦島的製作過程,
以及生活方式。

浮島的居民將Totora草的根部紮成一束,
用繩子緊緊綑綁當作地基,
紮營在湖泊中,
上面用Totora草的莖稈鋪在地基上方,
大約有3公尺的厚度,
就可以居住了。

島民以捕魚為生,
湖中有Pejerrey魚、Carachi魚和鱒魚,
島與島之間的交通運輸工具是Balsa(蘆葦船),
這種船隻也是用Totora草紮成的,
在島上觀光時,
再付10索爾,
就可請島民撐篙繞著浮島周遊一圈
體驗在Titicacaca湖中,
縱一葦之所如,
凌萬頃之茫然的興味。

撐一葦長蒿,
Totora草叢深處漫溯而去,
是很美好的經驗,
船行水流,
探身向下都可以看見清澈的水中漂流的水草,
常篙上下所注,
水草生物所行的光合作用冒出一圈圈的氣泡,
啵、啵、啵浮上來,
像水藻與船家的戲耍,
頗覺有趣。

漂流在Titicaca湖上的島民,
從古早的年代就重視環境保護,
因此他們在生活中有許多的法則,
比如穢物的集中管理,
或現在使用太陽能,
都使得這浮島流浪的文化與歷史,
可以與環境共生共存。

puno大教堂旁有一家咖啡店,
店主人是生在Titicaca湖的島民,
他現在正為保護浮島及Titicaca湖的文化發聲,
他小時候也是在島上伸手向觀光客乞討的孩子,
也曾天天one sol(一塊索爾)像觀光客喊價拍照,
現在,他呼籲來到Titicaca湖的朋友,
不要養成當地孩子這樣的壞習慣,
而是多多購買他們的手工藝品取代施捨,
這樣才能讓他們永遠保有這樣的文化。
我很認同這家咖啡店老闆的理念,
因此,在浮島上我購買那幾位婦女親手編織的幸運帶,
價錢比起城市裡,貴了一些,
手工編織也不如機械編得工整一致,
但是,我寧願相信:
這樣的贈與可以鼓勵浮島文化可以傳之久遠。

傳說Urus族是遭到放逐,
或者為躲避好戰的Inka族才選擇在浮島中流浪,
不知多少年前,
這一群人就
選擇漂流在汪洋一樣的titicaca湖,
像古代避秦時亂的桃花源,
幾近四千公尺的titicaca湖,
無論你窮盡怎樣的視野,
都看不見盡頭,
陽光、雨水、地震、冰雪風暴,
他們只有Totora為家,
Totora築島、築船、築家,
飢餓時,啃食Totora草細嫩的根汁,
寒夜來了,燃燒Totora草取暖,
世世代代在島上生息繁衍,
漂流不知幾百年,
當我隨著Balsa一蒿一竿任水漂流時,
我體會到渺滄海之一粟的生命感,
望向淼淼湖泊深處,竟一時無言。

Sisi說,每個來到浮島的人,
都會拍照回去,
但是,島民曾擁有自己的照片嗎?
我們試拍一張送給穿黃裙的年輕的婦女,
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
讓她捏著那張小照片,愛不釋手。

離開Khantati Islan時,
島上婦女站在岸邊以隆重的歌聲,
載歌載舞送船隻離去,
我還看到那女子,
一直看著手中那張照片,
以及憨樸微笑的臉龐,

直到浮島消失在我的視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