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我的旅行.秘魯】半島的寧靜山路

Puno(普諾)城市海拔3827m
位於Lago Titicaca湖邊,
是群山圍繞的城市,
此處隨處可見印地安人穿著色彩鮮豔的傳統服飾
來往其中、生活其中,
Puno位在Cusco庫斯科、Arequipa阿雷基帕
還有La Pas(拉巴斯)的中心點,
由於距離玻利維亞的La Pas(拉巴斯)很近,
因此,很多旅人從此進入玻利維亞。
Puno是前往Titicaca湖上諸多小島的據點,
Titicaca湖的觀光事業使得這個小鎮發展出商機。


清早,沿著puno的街道走著,
腳步必須很慢,因為高原的氧氣稀薄,
挨著城市是一片汪洋湖泊,
很難想像這個高度與台灣的玉山主峰不相上下。
puno路上,許多迷你而精巧的計程車呼嘯而過,
更多的敞篷人力車,
載著觀光客,來回穿梭,
成為很特殊的市街景觀。
我尤其佩服那些踩踏人力車的車伕,體力過人,
我只是在街上走路,都已經覺得很吃力了,
那些看來又瘦又黑又小的車伕,
卻能從事如此費勁的勞動,
他們為了多賺一點錢,
狠命地加速踩踏,
在地表溫度只有10度左右的清晨,
大把的汗珠從臉上滴落,
看了真是不忍心啊,
原先想坐坐人力車,過過city tour的癮,
後來想想,就放棄了。

到了湖邊,
詢問往Llachon島的船班,
因為船班不是每天都有,
必須包船前去,
所以船家開價200索爾,
有點誇張,
所以,我們就放棄了。
那船家想了一想,就說:「不然,我帶你們去坐車好了。」
帶路的這位船家,
他有著典型秘魯人的長相方型寬、皮膚黝黑,
身型不高,大約是上重下輕,
(這是我的直覺啦,
因為秘魯人頭型比較大,
在視覺上,上下比例不對稱,
上半身的頭與肩膀佔去太多份量,
我老是覺得他們是不平衡的木頭娃娃,
而且懷疑他們走路應該常常會跌倒,
--我想太多了,
事實上,並非如此,
秘魯人男男女女登喜歡背著大布包,
布包更加強了胸部以上的偉岸,
但是,他們可走得穩呢!
很難理解他們的平衡力!)
他帶著我們走了十五分鐘,
只是為了告訴我們,
那裏有車可以去Capachica然後轉到Llachon島,
車資很便宜,每人只要索爾,
看他帶著我們走那麼遠的路,
所以,我們主動給了他2索爾的小費。

Llachon的車
都是臨時叫客的野雞車,
上車的都是當地居民,
只有偶爾一、兩位觀光客,
和當地人擠在一輛中型巴士上,
很容易觀察民俗習慣,
這點讓我覺得很快樂。

穿著傳統服飾的他們嘰嘰咕咕說個不停,
幾乎人人都背著大布包,
上車後,有人會打開布包拿出食物來吃,
有的布包是放著購買的雜物,
其中有一位打開布包,
一看,竟是一個熟睡的小孩,
嚇到我!這樣密密實實的包裹,小孩不會燜壞嗎?
顯然,他們自有生存方式,
那熟睡的孩子一路沒有醒過,
等到母親下車前,
又把他包成一坨,揹起來,下車去了。
中途還有一個婆婆著手上車,
她的家當才多呢!
是一大捆生火的木柴,
司機停車後,
迅速跑下去幫忙把柴火全部甩上車頂,
一車人擠成一堆,
一車頂貨物搖搖晃晃,
就這樣到了Capachica市集,
5索爾。
然後,再找一輛去Llachon的車,
3索爾的車資。
Llachontiticaca湖邊的半島,
島上居民很少,
保有原始風光。
沿著山坡爬上半島的山上,
有一個造型簡單的祭台,
太陽神是島民千百年以來的信仰,
因此,祭壇的入口,都聳立著太陽神符號的圓拱門。
站在最高處往下望去,
湛藍的titicaca與島嶼的土屋相映,
感覺像是地中海的風情。
無人的島中小徑,
慢慢走,
無聲無息,
感覺大自然的風,爽颯地吹拂,
是很好的享受。
回程時,在Capachica市集買了幾顆橘子解渴,
同車有一位婦女,背著重物,也坐上來等候開車,
我看她滿身大汗,就把橘子分一半給她吃,
她也很開心地吃了起來,
然後,一直跟我說著當地的土語,
(我聽不懂,大約是說:橘子好吃吧。)
所以,我又剝了半顆給她,
她吃完後,
竟然衝下車去,
半天後才又上車,
原來,她也去買了橘子,
而且,堅持要分給我吃,

我覺得這半島的居民真是可愛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