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我的旅行. 秘魯】等待神鷹飛翔

Canon del Colca科卡峽谷
我等待眼前那隻兀鷹飛起。
整整蹲點半個多小時,
「好的獵人是善於等待的。」
我告訴自己!

科卡峽谷縱長90公里,
最深處深有4,160公尺,
是世上最深的峽谷,
有美國大峽谷的兩倍以上的深度。
在這裡,是欣賞安第斯神鷹Condor的好景點,
安地斯神鷹(Andean condor,學名Vultur gryphus
是世界上最大的飛禽
神鷹飛翔時翅膀展開來可以寬達10英尺,
碩大的翅膀使牠能連續數個小時乘著熱氣流在天空中翱翔,
安地斯神鷹是黑色的禿鷹,
第一次換羽後,翅膀上會出現白色斑紋。
成熟的兀鷹展翅後,色澤斑斕,
是藍天上一幅絕美的英姿。
這種鳥類是世上最長壽的鳥類,
據說可以活到100歲,
牠經常出現在南美洲的傳說神話中,
印加人的傳說和神話把安地斯神鷹視為上界,代表未來;
蛇,視為地下世界的代表,代表過去,
Puma美洲豹則是現在,代表著勇氣和力量,
作為神界象徵的兀鷹,
是印加人信仰中重要的符碼。

到科卡峽谷賞鷹,
必須預約當地的導遊帶路,
清晨6:30,導遊帶我們出發,
進科卡峽谷要購買70索爾(相當台幣700元)的入山門票,
進入峽谷後先到Yanque小市集,
清晨的市集已經有許多人當地居民販賣手工藝品,
廣場上,年輕的印第安小姑娘穿著傳統服飾,
和著輕快分明的節奏,圍著圓圈跳舞,
大約進入峽谷觀賞起鷹的時機都是趕早的時間,
所以,小村莊的市集也就拂曉開市了。

之後,在Maca看小博物館及教堂,
Maca是曾被地震毀壞過的城市,
因此,重建後的教堂很新,
亮白新刷,只覺得殖民的意味很濃,
無啥看頭,
倒是在教堂旁有馴養過的鷹鳥,
湊前撥弄,乖順輕巧地站到我的肩膀與帽上,
難得與一隻老鷹如此親近,
是新鮮的體驗。
離開Maca之後,到Achoma看峽谷地形及蜿蜒有致的梯田,
科卡河終年沖刷,
峽谷的文明因而成型,
滿佈的梯田說明印加人在此曾經開發的規模,
許多旅行者喜歡沿著科卡河畔溯源,
但是,此地海拔極高,
上下攀登時常發生許多高山症的悲劇,
因此,不可不慎。
我在科卡峽谷中,
也是頂著吃力的呼吸走完全程。

觀賞神鷹飛翔最好的地點是Cruz del Condor瞭望台,
清早的瞭望台,已經站滿賞鷹的人潮,
鷹鳥上上下下翱翔,
在空曠的峽谷中,
的確是迷人的景象,
忽然一隻兀鷹,撲翅飛到鄰近的巨岩旁,
這隻兀鷹,飛撲到眼前的山岩時,
很霸氣地喝走了原來棲息的另一隻兀鷹,
動物的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
剛剛拍拍羽翅,識趣地飛走的那隻兀鷹,
確實比較小隻!
(拳頭小,就識實務,才能生存吧)

瞵視昂藏、躊躇滿志的這隻鷹,
蹲踞在臨風的嶙峋岩塊上,
抖一抖雄偉的翅膀,
兩次作勢鷂飛後,
停下來了。

牠的銳眼直視前方,
一動也不動地,
任氣流唰唰唰地拂過美麗的羽毛,
有半小時以上的時間,
牠像一座不動的雕像,
完全靜止。

我體力不好,不能一直站著,
所以,索性坐下來,
坐在岩邊的石地上,
等著牠飛起來的那一刻!
時間一秒、一分、半小時過去了,
終於,那隻鷹撲翅,
在我眼前飛起,
唰地一聲,羽翮撐開,遮住天際,
牠,順著氣流,
張開茫然的袖,
好美麗的一次飛翔!

就像莊子所說:
世有大鵬鳥,
三年不飛、不動、不鳴,
只等一次搏扶搖而直上,
當牠振翅迎風,
離地九萬里,一飛過千里,
那大鵬之飛,才是王者氣象。
然而,不動不飛的時候,
誰也不知道,牠的能量有多麼驚人。
莊子說,大鵬乃「大知」,不可以「小受」也,
(我們只能用一生的努力與學習,
去培養心靈的尺度,
看懂大鵬鳥的等待與飛翔。)

我看著那安地斯神鷹飛起時,
心中想著:
如果沒有飛過千山萬水的心靈,
如何能夠覺知大飛翔的感覺呢?

千百年來,
印加神話中,
代表神界的鷹鳥,
在藍天裡展翅,

是寂寞的飛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