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我的旅行.秘魯】失落的帝國之都

Cusco庫斯科,曾是印加帝國的首都,
Cusco在印加語彙的意義是:「肚臍」,
所以這裡是印加帝國的世界中心。
Cusco書寫的書冊裡,
記載著印加人的宇宙觀與世界觀,
Cusco也可以看到印加建築令人驚嘆的石造建築技術,
從遙遠的年代奠基的石塊,
是怎樣的技法使得石塊與石塊間連一片刮鬍刀都塞不進去?
又是怎樣的天文計算能力,
使得Qorkancha太陽神殿精準地丈量春分、秋分陽光準確無誤的投射?
(西班牙人殖民後,摧毀神殿,
並於上建造多明哥教堂及修道院,
諷刺的是地震之後,
西班牙人的教堂,倒塌了!
印加巨石的遺跡卻完好如初地矗立)
西班牙人帶走包覆在神殿上的黃金,
大量輸入的黃金,
使得歐洲一時間通貨膨脹,
那些無理的入侵、殖民、改造信仰,
神殿,只能沈默地蹲踞,
無言地抗議。
在庫斯科看到這些,
其實,頗為痛心的。

庫斯科城的地理形狀,
像是一隻Puma(美洲豹),
站在郊外堡壘要塞Sacsayhuaman(薩克塞華曼)居高臨下眺望時,
密密麻麻的屋宅,
使得這個城市呈現擁擠的市容,
走在城中,
因應觀光客而成的旅館、酒吧、餐館林立巷弄,
每經其中,屋內閃爍,熱音、網咖、菸酒飄送,
甚至有些暗光迷離的店室,
還能窺見按摩、調笑女子等等,
夜生活活絡的Cusco
會讓我覺得那是一個顛來倒去、腳戴金腳鍊的迷失女子,
Cusco早已遠離帝國的夢了。

倒是白天的Cusco讓人覺得稍稍可愛,
因為,巷弄間或是廣場旁的咖啡店,
點一杯拿鐵,透過藍色窗扉及二樓小露台,審觀街景,
是不錯的享受,
市中心廣場天天都可以上演不同戲碼,
我們離開那天,還看見當地住民舉行示威遊行,
城市真是活生生的舞台劇,
所以,咖啡座是一個優質的觀眾席。
因此,我早上都去喝一杯咖啡,
再點一個蘋果派,
感覺有犒賞自己的收穫。

Cusco郊外的Sacsayhuaman(薩克塞華曼)
正好在Puma的頭部位置,
過去是帝國管理機關所在,
現在則是每年624日舉行Inti Raymi太陽祭的地方,
站在Sacsayhuaman高處,
俯瞰當時遺跡,三層巨石堆疊的22個鋸齒狀,
連綿成360m的石牆,
無論我站立在那個角落,
人小、石大,都凸顯著巨石、捍衛、強大與威嚇的氣勢,
然而,正如老子所言:「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夕」
強者易摧,帝國以及黃金的首都,
還是殞落了。

離開庫斯科後,
我飛到Lima(利馬,現今秘魯首都)
一進Lima就塞車,
離開時也塞到呆掉,
入舊城閒逛,
走著走著,卻提不起歡賞之情,
Lima是穿著時髦洋裝的濃妝女子,
讓人覺得就是一個全球化的胭脂水粉,
因此,走在Lima街上,
我開始懷念在Titicaca湖看見的那些
灰頭土臉卻自在自適穿著傳統衣衫的當地住民。

P.S.
我在Cusco街上商店,
發現一家日本藝術家開設的店,
她將多年來研究秘魯傳統編織的圖騰,
詮釋為許多感人的訊號,
然後,以這些訊號去做成文創品,
我特別喜歡。
我覺得這位日本藝術家是對的,
民族的圖騰是最珍貴的財產,
讓自己的民族再度成為世界肚臍的可能,
不是追逐西方社會的燈紅酒綠,

而是,讓祖先的文化與藝術,再度被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