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我的旅行.秘魯】繁華殞落後的天空之城

我是為了馬丘比丘謎樣的文明,
決定了這趟秘魯之行,
然而,辛苦跋涉,克服了高山症的煎熬,
走到了文明殞落的高山傳奇之前,
我竟然覺得:無語了。

我在清晨的濃霧中
走進馬丘比丘,
和我一起上山的旅人,
在早晨天剛亮的熱水鎮排成一條望不到盡頭的長龍,
他們,是天未亮就來排隊的朝聖者,
使得我六點整才加入龐大的隊伍,
顯得不夠虔誠了。

進馬丘比丘,無論是搭車或步行,
都要經過嚴格的身份檢查,
(馬丘比丘是秘魯的國寶,其身份重要,不容有一絲安檢的漏洞)
我坐在司機的旁座上山,
天才矇矇亮,
雲霧籠罩了整座山林,
在雲霧間露出的山頭,
器宇嶙峋,大塊取勢,
像天地張開的屏風一般,
大開大闔的禿岩磊石,
彷彿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在氤氳的山間梵唱!

上山,是沿著之字形的Hiram Bingham Road
轉折十三次,
就會到達入口處,
每一個轉折,
僅容一輛車通行,
山路之險,就是奇觀!
入場之後,
眼前只是一片雲霧繚繞,
偶爾,有間歇的縫隙透露出馬丘比丘巨石的輪廓,
我們在雲霧間摸索前行,
當時,我心想:這雲裡霧中的城市,
既已蒙面隱身在此隱翳的山間,
當時,如何被發現呢?

帝國滅亡後四百年,
這座天空之城現身,
人們才發現原來逃過西班人摧殘的城市,
竟是讓人如此驚豔!
整座遺跡約有140處的建築物組成,
目前參觀的範圍集中在山脊部分5Km平方的地方,
瞭望台、葬禮石、梯田、城市入口、太陽神殿、16蓄水池
後宮宮殿、皇帝行宮、神殿廣場、三窗神廟、栓日石、兀鷹神廟等等,
若徒步上下參觀,
至少也要三小時,
況且,我們進山時,是一片霧濛濛,
走入偌大遺跡裡,
雨勢,越來越大,
在水淋淋澆灌下的巨石、城廓,
讓人覺得:馬丘比丘在哭泣!
入山的旅客都躲在草棚裡,
等待不知何時才會歇止的雨勢。
不久,雨稍歇,
我們復前行,
走入兀鷹神廟去,
然後,終止行程先到Huayan Picchu的入山口,
排隊報到。(要檢查護照、及身份)

一般人會選擇在7:0010:00兩個時段,
進入Huayan Picchu瓦納比丘,
因為在Huayan Picchu的制高點,
可以俯瞰馬丘比丘遺跡的全景,
Huayan Picchu每天限制入山人數400名。
(依規定14:00一定要下山,
上山、下山除了檢查護照外,
還要簽名,領取一個編號,
以備下山時確認離山無誤。)
雖然,Huayan Picchu與馬丘比丘海拔相差只有250m
但是,上山去的路徑,
斷崖峭壁,有三分之二的山路都加掛繩索,
以防不慎摔落崖底,
最後一大段路,
甚至要手腳並用才能爬行前進,
(當下,我想起在吳哥窟俯身爬行、匍匐前進的經驗,
我想:這山,也是一座修行的廟宇吧!
要我們用最謙卑的方式登上它的背脊。)
同行的SiSi一直哀怨地說:幹嘛花錢找罪受!
(真的爬得很痛苦,有大部份的人,都半途就折返了)
但是,既已做了過河卒子,
只能勇往前行,
我們還是爬到最高點了!

滿身的汗水,
已經無法用雲淡風輕來形容了,
用汗水換來的一段路,
至今都難忘懷!
就在我們登上Huayan Picchu時,
陽光開始綻放在山陵之間了。
陽光下的馬丘比丘,
至此方能窺得全貌,
神秘的古文明,
現今帶來許多觀光財,
但是對於秘魯人以及全世界的考古學家來說,
它仍然是謎樣的身世,
並且瘖啞地裹藏許多解不開的謎團。

在馬丘比丘一日,
地表溫差上下將近20度,
從雲霧、到雨水、到赤陽曝烈,
我不禁覺得:這馬丘比丘是有脾氣的!
而它千年來的身段,
誰懂呢?

印加帝國最極盛時,
北自哥倫比亞,
南至阿根廷、智利,
巨大的版圖、黃金閃亮的國度,
如今只剩殘垣斷壁的規模,
一切有法,如幻夢泡影,
如露,亦如電,
帝國、巨石都已如此,

人,還能強過這些巨大的石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