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小鹿斑比的眼睛

二十年幾年前
我帶台南女中的學生到美國遊學,
當時擔任coordinator和學生住在華盛頓州的Spokane


我所住的homesaty臨近公園,
每天晚餐後,
我喜愛沿著社區斜坡走去,
鳥瞰下坡路的盡頭那一輪夕陽,
在眼前一無障礙的低垂水平線落下,
時間約莫是晚上8點。
在晚餐後散步是很美好的經驗,
路廣人稀,視野幾無遮蔽。
當夕陽緩緩垂墜時,
我也常拐個彎,
走入樹林茂密的公園,
有好幾次,
在漸次陰翳的樹林深處
發現一雙圓溜溜的眼睛,
像小孩子天真無邪的雙瞳盯著我,
我與它對望很久,
靜靜的十幾分鐘,
怎麼也猜不出那雙眼睛是什麼?

忽然,我想起來了!
--那是童話書裡的小鹿斑比!
果真,是一隻鹿,
躲在幽暗的林木深處,
像是捉迷藏的鬼魅,
眼神慧黠而頑皮,
就在我驚悟的喜悅中
那隻鹿輕輕跳竄起來,
越過樹叢,
像閃電一樣,
不見了!
(是聽到我興奮的心跳嗎?
小鹿怎麼如此纖敏有感?)

後來,
我幾乎天天去等我的小鹿斑比,
斑比偶爾會缺席,
但總是用那雙眼睛與我捉迷藏的時間較多,
等待的時候,
我常看見公園裡的孩子來玩水,
美國的社區公園幾乎都有poolshower的噴水設施,
大人牽著小孩來了,就玩水,
噴得滿頭滿身吱吱叫,
大人小孩都一樣,玩瘋了,
眼前幾乎忘了誰是大人?誰是小孩了?
每一次,這夥充滿童心的社區親子來公園,
我的小鹿斑比就不會出現,
因此,看到他們踏入水池,
我就準備回程了。

有一天,
我破例停下腳步看著水池裡打滾的「水人」,
大人、小孩黏濕濕的胖肚子,
像大漢堡、小漢堡撞來撞去,
啵、啵有聲,
他們在水灑中摔、甩、潑、拍打,
忘我且樂不可支...

Spokane的七月,
黃昏來臨,
地表溫度就瞬間驟降約莫只有十七度左右,
他們也不怕冷,
淋得一身濕,
笑得卻很燦爛。

轉身離去時,
瞥見那幾個金髮小孩仰首與我照面,
每雙或藍、或褐、或灰的眼睛,
竟然都像我記憶中小鹿斑比的眼睛。

我因此深信:
小鹿斑比是赤子之心的印記。

今天來蕭壟文化園區觀看藝陣館,
途經公園水池,
聽見悠揚的交響樂曲,
循著旋律找去,
看到在音樂水池中
玩得十分忘我的大人、小孩, 
那年與小鹿斑比相遇的驚喜
又浮上心頭,
陽光下,
好美的一幕:
水與音樂的夏天,
美妙的清涼與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