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踏查普洱茶的原鄉

撰文:王美霞
攝影:劉登和

今年四月的時候,
普洱春茶已成,
我頂著酷熱的艷陽,
走在雲南西雙版納的六大茶山,
一座座連綿的高山,
望不盡的稜線,
千年古茶樹在山坳深處,
矗立著不老的傳奇。

迢遞的旅程裡,
山路漫長而顛簸,
車搖人晃的昏眩裡,
茶山的美麗與驚嘆,
足以喚醒我的攀爬能量,
在茶山上,我用盡了「洪荒之力」貼近它、認識它。
幾百年的茶馬古道,湮滅,
幾百年的古碑古牆,頹圮,
然而我仍然在陳懷遠老師的帶領下,
頑強地探究那一草一木的滄海桑田。

在曼庄、倚邦以及易武
我在那些漶漫殘破的石碑上,
一一指認文字,
讓繁體文字的紀錄,
字字被明確定義,
穿越時間長廊,
照見過去茶山的歲月,
在扶起碑文的當下,
我感慨良多。

我很記得在攸樂茶山時,
爬上那千年的大葉古茶樹,
新茶抽成的芬芳,
滿溢鼻息,
順著樹梢望去,
一畦畦的古茶樹,
沿著斜緩山坡,鋪成一片綠絨,
千年來,居住於山上的基諾族婦女
都是以這樣視野看見天地吧!
古茶山,一直都招引著許多尋茶人的腳步,
每個來到茶山的所見、所憶皆不同,
今天在分享茶山踏查行旅的講座時,
我的腦海裡,
滿滿地都是孔明山夕陽餘暉的印象,
那霞色之美,
正如同我不久前在埔里看見的夕照。
爬過每一次的高峰,
再回首,依稀只記得:
夕陽無限好
晚晴甚溫存。

記得那日從古茶山回到易武鎮時,
我在日記上寫道:
「一片霞色溫煦照人。
稜線清麗分明的孔明山,
是古茶山住民心目中的聖山,
諸葛亮的傳說流傳於山崖水畔,
敘述先民在窮苦中仍懷抱的信仰。
千年來,山在;
千年來,茶山古樹在;
我多麼希望人與人的愛,
千百年,依然都在。」

而今,
這仍然是我分享「踏查普洱茶原鄉」的結語,
對於茶之一事,
我只是一個學習者,
不敢以茶人自居,
我只是將旅行中所見所聞的感觸與感動,
一一分享

感謝曾經共遊的旅人,
感謝今日將一山茶香化成美好茶湯的台灣茶文化協會的茶師朋友,
更感謝,因緣成就這一切美好品茗行腳的盧敏華老師與陳懷遠老師。


按:
今日的品茗會,
台灣茶文化協會分享的頂級普洱茶是:
1.陳易號  正山純料古樹茶
2.陳君號  刮風寨純料古樹茶
3.曼松貢茶 明前嫩尖純料古樹茶
4.薄荷塘 薄荷塘寨純料古樹茶
5.班章茶王 單欉純料古樹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