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生活印象】想你,在山水深處


夜宿埔里,
與籃城書房嘿媽徹夜長談,
嘿媽是樂觀的台南女兒,
調得一杯恰到好處的德國啤酒加檸檬,
爽朗健談、大器豪邁,
談書籍、談旅行,以及朗讀策蘭的詩,
都讓人心喜。
(保羅.策蘭Paul Celan,德國詩人,
他的「死亡賦格」是ㄧ首世紀之詩)


夜深時,
山間一片幽闃,
四望環山黝窈,
空氣薄涼,
嘿媽說:「此刻正是散步好時機。」
推門而出,
埔里山間好夜暝。

一步一履間,
我忽憶起《世說新語》記錄一段「訪友」:
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 ,
眠覺 ,開室 ,命杓酒 。
四望皎然 ,
因起徬徨 ,
詠左思招隱詩 。
忽憶戴安道 。
時戴在剡 ,
即便夜乘小舟就之。
經宿方至 ,造門不前而返 。
人問其故 ,
王曰 :
「吾本乘興而行,
興盡而返,
何必見戴?」

那樣的雪夜,
起身徬徨的王子猷,
想念著遠方的知己,
遂終夜行舟,
走啊,走,
船,在靜謐的江中
划過一道道清冷的水縠,
是夜,雪落紛紛,
墜江無痕。
王子猷來到戴安道門前,
不入,即返,
是夜,王子猷雖然想念好友,
卻把思念託給山與水,
讓山水專寵了自我的浪漫,
那是怎樣淨白無塵的一晚呢?

記得有一次,
與陳慶隆老師談古琴曲,
陳老師彈古曲「空山憶故人」,
(此琴曲即是王子猷訪戴安道的故事)
陳老師攏袖而起,撥彈指尖、點化拂絃時,
微弱而清晰的琴音紛然灑落,
陳老師側耳,對我說:
「聽,那雪,落在江面上。」
輕、輕、點、點,爬絃而去,
又點、點、輕、輕,挑絃下來,
彷彿仙女著襪的腳踝,
凌波微步,
雪輕輕、水粼粼,
然後,古琴在飄流中
攫取了最美的聲覺,
很輕柔,
溫柔得像情人的細語與呼吸,
陳老師說:那是訪友的雪,落在塵世的江上。

那次之後,我就決定學古琴了。

千年前的王子猷訪友,
凌雪而往,
槳滑舟行,
漫漫一夜,
戴安道昏然未知,
然而,王子猷訪友的深情在山水間,
濡染千年...
此則故事選入《世說新語.任誕》

冰涼的埔里夜色,
也是一則《世說新語》,
雪落江面,靜夜無塵。
在山水間,
這一夜,我也為自己寫下一首詩。

按:
1.籃城書房主人的女兒,高中二年級,
五歲開始,
就為自己畫下第一隻獨角獸,
從此,她的世界就因獨角獸而設想豐富,色澤燦爛。
在她大膽揮灑生命圖案與顏彩的畫布裡,
我看到強烈而勇敢的藝術心靈,
也看到一個被鼓勵「做自己」的孩子才能表述的世界。
畫獨角獸的女孩與雪夜裡聽自己心靈感覺的王子猷一樣,
令人佩服!
2.《世說新語》,提供的生命型態,
彰顯那個時代裡強烈的「自覺意識」,
「任誕」,是指「任真自得、隨意而行、不與世俗同流」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