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

【南方閱讀筆記】前言:關於南方閱讀筆記

1989年,我參加台南女中教師甄選,
在許多高中老師報考的仗陣中,
我是唯一個任教於國中的老師,
當時一位同時與試的高中老師看著我的履歷說:
「好可憐喔!國中老師來考高中,很難過關誒!」
那年,我考取了唯一的名額。


由於當年校長一眼相中我兼職校長室秘書,
我不想涉入行政,
婉拒了聘書。

第二年再報考台南女中教師甄選,又考上。
當時教務主任郭清終說:
「在台南女中空前絕後了吧,
你很特例,讓我們不知如何去捨,
可是我們還是以錄取優秀老師為第一原則的。」
這樣的因緣,
讓我至今對於台南女中,都心存感恩。

幾十年後,
我分明記得當年口試的兩道問題,
一是:「去年我們錄取你,你沒來,今年怎麼又來考呢?」
(看來是難題,但是我的答案,讓口試加分不少,
答案有機會再分享吧!)
第二題是教務主任在口試時間結束後,
忍不住提問的,
他問:老師,看你的教學演練及答題,實在有讓人佩服的學養,
我「個人」很好奇,你平常都讀什麼書呢?
郭主任提問之後,
許多位口試委員當場也異口同聲說:
是啊,說來聽聽,「我們」也很好奇….

那是第一次,我敘述關於我的閱讀,
而且,從那時候開始,
我就不斷地、不斷地分享生命中最美好的經驗:閱讀!

教書生涯中,我永遠弄不清楚為什麼學校那麼小了,
許多同仁還要惡鬥,
我也看過許多教育現場的醜事,
然後,當那些污穢醜陋如無謂的壁癌剝落時,
我慶幸,在書本中點燃的燈火,熒熒尚在,
讓我可以就書取暖,
藉文字走向心靈的光。

最近遇到一位好讀書的書獃:文淵閣主人鄧老師,
六十耳順之後的他,
日日孜孜矻矻,窮經皓首,翻書揀字,
買書、勾問題,提答案,
忙得不亦樂乎!
他是書寫快快樂樂讀電腦系列的高手,
然而,每次提問的的問題都是經、史、文學、音樂藝術,
從鄧老師身上,我發覺原來人文與藝術與思想才是許多人最後的依歸。
因此,像我這般百無一用是書生的人,
經年累月所閱讀的心得筆記,
也許可以在歲月靜好的時刻,
拿來下酒品讀那書中好滋味吧。

日子,越緩,心,越明。
沒有目的讀書的日子,真的很好,
感覺怎麼亂七八糟讀書,都是充實、盈滿、快樂的。

世說新語記載:
郝隆七月炎天赤身坦腹在廊下曝日,
人問其故?
他說:「我、曬、書。」

我一直很喜歡這段文字,
我沒有郝隆的氣魄與學養,
但是,我喜歡讀到、想到、寫到,
寫成分享筆記。

希望南方講堂的朋友們會喜歡與閱讀同行。


按:照片攝於毛屋,

    因見書櫃中有我的著作,十分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