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府城人文風華】樂以大成

孔廟的明倫堂,
午後三點,
一場詩樂的盛會展演著。


今年的孔廟文化節以「詩、禮、樂」為主軸,
甫於今夏成立的薰風古琴社由陳慶隆老師帶領,
為這場文化盛會演奏古琴曲。
會中,奉茶主人葉東泰籌備茶席,
南方講堂王美霞老師以《論語.八佾篇》中所載為探究主軸:
子語魯大師樂曰:
「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皦如也,繹如也。」
依此線索,闡釋樂曲與人格的全成之道,
深入淺出,將儒家精神融入音樂的體悟裡。
陳慶隆老師、張正義老師、汪劭純同學,
三人古琴、日本琴、管簫配合佳妙最後加上歌謠領唱的林玥溎老師嘹亮的嗓音,
古雅的曲式與吟誦,
彷彿引領觀眾走入發思古之幽情的世界。
最後,薰風琴社的成員陳秀枝、王鳳龍、柯采妍也一起席唱《蒹葭》,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迷濛浪漫秋意,
為這場文學與古琴的約會畫上美好句點。


附錄:「樂以大成」演出內容
時間:2016926(星期六)下午15~1630
‧地點:台南市孔廟明倫堂

主持暨詩文史樂導讀:王美霞(「南方講堂」暨「薰風琴社」社長) 
茶席:葉東泰(「奉茶茶坊」暨「十八卯茶屋」)
書畫、花藝:洪國華(「懷墨齋」藝坊)
詩經歌謠領唱:林玥溎(「富溎芬芳」香道坊)       
管樂:張尚義
教唱:「薰風琴社」/王美霞、陳秀枝(薰風琴社副社長) 、王鳳龍、柯采妍、葉東泰
古琴:汪劭純 (薰風琴社助教)                      
琴箏:陳慶隆           

主辦單位:台南市文化局
活動:「全臺首學-詩風雅頌」2015年孔廟文化節【系列講座】
報名名額: 台南市文化局線上報名(40)
【節目流程】

*樂始: 《鹿鳴操》/【自遠堂】刻本  陳雯/打譜
  為〈詩經.小雅〉第一篇,本為天子宴飲群臣之詩。唐制諸州貢士,行鄉飲酒禮,歌鹿鳴之章。清代於鄉試揭曉之次日,宴主考以下各官員及中試舉人,謂之「鹿鳴宴」。其辭曰: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
視民不佻,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賓,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講座本題:王美霞               
*敬獻茶品:葉東泰/《德音孔昭》(文山包種茶)
 
    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皦如也,繹如也,以成。」---《論語‧八佾第三》(第二十三章)[1]

一、「始作,翕如也」。 琴曲比擬:《平沙落雁》 (【琴學叢書】  管平湖/打譜 )
      「翕」是鳥合起雙翼,準備飛翔的樣子。猶如音樂剛開始演奏,全體靜下來,專注而莊重的演奏起樂曲。

二、「從之,純如也」。 琴曲比擬:《梅花三弄》 (【琴譜諧聲】  吳景略/打譜 )
   「純」是純一不雜,比喻各種樂器演奏時,都和著同一個調,和諧不夾雜。         

三、「皦如也」。 琴曲比擬:《流水》 (【天聞閣琴譜】  管平湖/打譜 )
   「皦」原指玉石潔白,此比喻樂曲的音節分明,各個樂器的音雖然不同,但個個清楚而明白。

四、「繹如也」。 琴曲比擬:《空山憶故人》 (【荻灰館琴譜】  彭祉卿/打譜 )
    「繹」是抽絲,樂曲進行如抽絲,越抽越長,綿綿不斷,至尾聲結束,餘音裊裊,經久環繞。

*禮成:《文王操》/【琴學法譜】  陳慶隆/打譜
    孔子學鼓琴師襄子,十日不進。師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習其曲矣,未得其數也。」有間,曰:「已習其數,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間,曰:「已習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為人也。」有間,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遠志焉。曰:「丘得其為人,黯然而黑,幾然而長,眼如望羊,如王四國,非文王其誰能為此也!」師襄子辟席再拜,曰:「師蓋云《文王操》也。」[2]其辭曰:
翼翼翱翔,彼鳳凰兮。銜書來儀,以會昌兮。
瞻天案圖,殷將亡兮。蒼蒼之天,始有萌兮。
五神連精,合謀房兮。興我之業,望來羊兮。

教唱曲目: 《詩經.秦風.蒹葭》其辭曰: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1]﹝譯文﹞:孔子告訴魯國掌管音樂的大師說:「音樂是可以知道的!剛開始演奏時,猶如鳥要飛翔前,合起雙翼的樣子,專注而齊整。接著,音樂展開之後,樂聲純淨和諧,各部音節分明、清清楚楚,而且樂曲綿綿密密、接連不斷,甚至結束時,仍然餘音裊裊,如此整首樂曲才算完備。」
[2] ﹝譯文﹞: 孔子向魯國的樂官師襄子學習彈琴,學了十天仍止步不進。師襄子說:「可以增加學習內容了。」孔子說:「我已經熟習樂曲的形式,但還沒有掌握演奏的技巧。」過了一段時間,師襄子說:「你已經熟習演奏的技巧,可以學習新的曲子了。」孔子說:「我還沒有領會樂曲的意境、志趣啊。」過了一段時間,師襄子說:「你已經熟習樂曲的意境、志趣,可以繼續往下學了。」孔子說:「我還不了解樂曲的作者啊。」

  過了一段時間,孔子默然沉思,欣喜陶然,高瞻遠望而意志升華的說:「我知道樂曲的作者了,那人皮膚深黑,體形頎長,眼光明亮遠大,像個統治四方諸侯的王者,若不是周文王還有誰能撰作這首樂曲呢!」師襄子離開坐席連行兩次拜禮,恭敬的說:「我的老師說這樂曲就叫做《文王操》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