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紅樓夢導讀】秋天的約定

一季的南方講堂課程,
又要開始了!
誠摯邀請您的參與!

時間:2015915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第四十二回 蘅蕪君蘭言解疑癖 
                 瀟湘子雅謔補餘香

我記得很久前的日子,
聽過一首歌,
是張清芳和范怡文的女生二重唱,
張清芳明亮而甜美的嗓音,
和范怡文的滄桑,
形成難割難捨的對話,
乍聽只覺好聽,
聽得入神了,
才知道,那是兩位深情女子的對話,
因為她們同時愛上一個男人。

讀紅樓夢第四十二回,
卷末,
眾人在詩社裡鬧了起來,
林黛玉的頭髮散亂了,
薛寶釵為她攏髮、抿鬢,
然後寶玉看著,看著就有了癡傻。

掩卷時,忽然想起年輕時候的那一首歌……
一時間也想起第一次唱《遊園》時,
我是春香,端著妝奩,
為杜麗娘梳頭:
「停半晌、整花鈿,
沒揣菱花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雲偏….

在詩社裡,
惜春要著手畫大觀園了,
薛寶釵在言談中提及的畫理、畫趣,
點點滴滴也讓我想起在梁丹美老師充滿墨香的畫室裡,
濡墨揮毫的往事。

閱讀古典文學最大的興味
大約便是喚起生命中許多似曾相識的美好記憶吧。

這一回的紅樓夢裡,
逛完大觀園的劉姥姥要回家了,
大觀園裡的人,給了她許多禮物,
豐收的鄉下婆子,
每一輛車都是滿的,
心,約略也是滿的,
林黛玉笑謔劉姥姥是:「母蝗蟲」,
但是,那又何妨呢?
人生就是如此,
莫管他人青白眼,
只願自在誠意身,
劉姥姥是一隻可愛而且快樂的母蝗蟲!

備註:
有意參與課程的朋友,
請早入座。
感謝各位一直給予南方講堂相挺的情意!
因為你們的參與與支持,
我們期望可以在農曆1224日(201622日)封茶那天

在吳園亭台樓閣演一齣美麗的「遊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