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生活印象】一朵花,落了


芮翎:
我來看你了,
與你相見,一向都是為了許多美好的事,
合成帆布行裡,你會精心擘畫,
完成一個個美好的文創產品。
而今,卻沒想到,站在這裡,
靜靜地看著你的遺照,送你最後一程。


一早,遠遠地看著你的棺木,
緩緩移向懷慈廳,身為長輩的我們,
按照習俗,只能遠遠地望著,流淚。
在告別式的靈前,司儀千叮萬囑,
長輩們一個鞠躬就好。
能為你做的,很少,
心中不捨與悲傷,很多。
你的父親囑託我,寫一封信給你,
最後這一段路,
芮翎聽到了,就會帶走。

你知道嗎?這是我最不願寫的一封信。

你還記得嗎?
你說喜愛旅行,
所以設計的一個時尚旅行帆布袋,
布包上灑著紅色花點,像旅行美好的心情,
我為你的設計的「小圓花提袋」寫著文案:
「輕輕挽著你去旅行,
你的笑是圓圓的水滴,
灑滿我火熱的心湖。」
而今,你是不是揹著包包,
遠遠地旅行去了?

你說,合成帆布行裡,
從爸爸手上就做了一個美麗的「經典款方形書包」
我聽著你的敘述為它寫著文案:
「我是一方沈穩的墨色,
呵護著濃郁的愛,
等待你,夜夜歸來。」
老店還在,爸爸仍然孜孜矻矻地工作著,
芮翎,果若魂魄有靈,
你會記得常常回來探望嗎?

林百貨的經典款帆布包設計時,
你好高興地個告訴我,
染了一個好看的柿赭色,
那是樓牆,那是歲月的成熟顏色,
沉穩美麗的成熟顏色,
讓我為它寫下了:
「陽光從歲月裡甦醒
染就一抹柿赭的沈穩
呵在手心
提在肩上
勻勻溫暖的  就是
一派大地豐熟的色相
其二:
稻香轉成磚紅
鐫印はやし的樓牆
染成一疋風華
溫潤的顏彩
豐收的喜悅
代代流傳
袋袋圓滿」
一起完成的的帆布袋與詩句還在,
你去哪裡了?

你知道嗎?
每一次都是因為你對於這些帆布袋的愛,
才讓我寫下那一段段的文字。
合成帆布行裡有你真好,
你是許大哥、大嫂呵在的手心裡的愛,
他們提起你,就一眼的笑,
看著你,就一臉的滿足,
我仍然記得,你結婚時,
是最美的高鐵新娘,
新聞媒體拍下你美麗倩影,
許大哥開心地拿出報紙說:「看,我們芮翎多麼漂亮!」
每次,經過中山路店門口,
我都會下意識地往內一望:芮翎正忙著呢!
少女時,一直站著工作忙碌,
當了懷孕的媽媽,有還是站著忙碌工作,
好乖的芮翎,
永遠那樣沈穩、安靜、有耐心地面對圍了滿滿的顧客,
你的臉永遠是美麗的微笑。
阿嬤、爸爸、媽媽在走廊上,
放心地忙著釘釘搥搥,
因為他們知道:有芮翎在,就對了!
芮翎HOLD著了一切,
對於這樣溫善、和樂、本分的一家人,
我的祝福,就如同我寫的文字:「代代流傳,袋袋圓滿。」
所以,帶給我們如此安然喜悅的你,
這一次,怎麼可以脫隊了呢?

你結婚時,我到京都錦市場的陶弇為你選了畫著牡丹的夫妻杯,
你捧著對杯,笑得好甜說:「好美的花啊!」
我真的不禁要問:像花一樣的你,花開怎會如此短暫?
懷孕時,
你滿懷願望地說:要親自哺乳、餵養孩子,
直到孩子長大,
這樣簡單的母親的願望,為什麼老天沒有聽聞?
至今,我無法相信這個如同玩笑一般的命運,
這麼好的芮翎,
你是我們的愛,你知道嗎?
我的悲傷,與無法控制的淚水,
是因為,人說:「天道不親,常與善人。」
許大哥、大嫂是這麼好的一家人,
芮翎是這麼乖巧懂事的孩子,
芮翎,不該如此、我們捨不得你走得這麼早啊。

然而,我知道,我們的悲傷再慟,
也不及你的爸爸媽媽,
親愛的丈夫、兄弟的慟,
因此,為了你愛的家人,
我們忍住悲傷,
希望把這份愛,用來幫助你完成生前未竟之事。
芮翎,你放心地走吧,
你最愛的爸爸媽媽,
是我們永遠的許大哥、大嫂,
我們會陪伴在他身邊,
永遠和合成帆布站在一起,
你的孩子,仍在嗷嗷哺育,
請保佑他健康成長,
也請你有靈傳知孩子的父親,
需要我們,就一定要告訴我們,
我們都是芮翎的孩子的守護者,
你的國中同學說:芮翎是台南的女兒,
安靜、低調、本分地台南女兒,
我知道,你的孩子也會和你一樣,
成為這麼好的人。
讓我們一起守護他,你,放心地離去吧。
你走後,我時時經過合成帆布行時,
還是會時時望向你常站在那裡的櫃檯位子,
對我來說,芮翎,是一個永遠美麗的生命版圖,
我不會忘記的。
言有盡,心意無窮,
芮翎,你好嗎?
這陣子你受苦了,不要怕痛,
走過這如夢似幻的人生,
你的生命會在彼岸,有另一次的繁花盛景,我祝福你
無罣無礙、離苦得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