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府城人文風華】因為聽了故事


很久前,聽聞一個傳奇的名稱:「白菊」。


那溢滿花香的清雅名字引起我的好奇,
幾經時日抽絲剝繭,
甚至,遠至台北穀保家商探問諮詢,
我才知道:「白菊」,是一位府城傳奇女子,
遠離塵世已有多年的她,
是一位美髮師,台灣第一屆美髮工會理事長,
而且,創辦了美髮科的課程。

彼時,
府城還有台南小姐的選美,
府城有許多當紅影、歌星登台駐唱,
府城,有許多大家族身分長輩書著華麗的假髻,
她們,都在「白菊」燙髮、做髮、梳新娘裝,
甚至頂著時鮮的包頭,
練習伸展台的台步,
張美瑤、甄珍、白蘭、甄妮至今仍是許多人的記憶。
然而,白菊呢?
昔日銀座(中正路)街上杳無蹤跡…..

由於這份好奇,
讓我再度提筆書寫,
一旦起筆,那源源不絕的線索,
如江海灌流,
浩浩湯湯,欲罷不能,
從「髮」、到「衣」、「木」、「茶」、「書」,
最後寫了曾經風華一時的幾棟老「樓」,
《南方六帖》於焉成書。

這本書,現今已經完稿付梓,
在整理這一路走來的對話與剪影時,
憶起那追尋線索的點點滴滴,
心中不免有依依戀戀之情,
寫書,好像是ㄧ場心靈的嘉年華會,
也像是一趟深山的靈修,
讓我增長智慧,學習很多。
書本中每位人物的故事,
都像一首詩篇,
一段生命交響樂,
一幅墨趣橫溢的繪畫,
當時聆聽,動容,
及至落筆,深深感動,
而今回想,仍是敬佩。
我敬佩這些在城市裡本分做事的
髮作人、衣作人、木作人、茶人、二手書店老闆,
他們是安安靜靜發散力量的微光,
點點照亮城市的夜空。

於是,每寫一帖,
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生命歷程中,
最深刻的記憶,
年輕的母親、年少時的我,
久違的紅樓、慘綠的衣裾,
竟一一被喚醒,
「裡生命的我」與「裡台南的他們」
一一在我孜孜矻矻下筆時,
成為永恆的圖騰了。

寫作,真是老天慈悲垂示的恩寵,
在筆墨文字間,
我修行著、感恩著,
並且誠懇領受「裡台南的他們」用生命的故事
告訴我的「關於人的生命風景」。
我相信,無論現實何如黮暗
人間依然有愛,我們可以良善存心。

今夜,整理一張張照片,
靜靜看著那走過來的一段寫作之路,
感覺每段對話,
都像天女散花,
風輕水搖、華光遍照,
 一切都是「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南方六帖》即將在三月下旬出版,
但願,各位南方講堂的朋友也和我一樣
喜愛這「裡台南的生命書寫」,
那麼,我便可以一段、一段,又一段
將這些故事說給你們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