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旅行】初春智積院

智積院的梅花總是慢慢開,
那是讓人舒緩的空氣。

梅花沿路長得低矮,
就近的呎尺之間,
花凌霜而玉潔,
瓣瓣都有生息,
覷眼望之,有滌塵之感。

幾年前第一次來京都自助旅行,
來到智積院,便十分喜愛。
來人不多,
庭園靜好,
是智積院的特色。
密教傳法,
所以佛寺內五色旗布旛飛,
時時斑斕彩艷,
冬陽暖暖,
煦煦清暢。

脫靴著襪輕踩在原木鋪設的廊間,
有時坐下來面向庭園,
內室廊間有枯山水,
外間有雅致小園林,
若無事,
便久久坐著、看著、想著,
坐到天長地久,
看到眼前與過往,
想到一切成空,
讓時間凝定在彩旗翻飛的剎那裡。

此院有長谷川等伯的「楓圖」,
是一代宗師畢生感人之作,
但見圖畫中,
楓葉由綠轉紅,
隨季節葉葉殞落。
長谷川等伯創作此圖時,
心愛的兒子久藏不幸早殤,
像天火一樣驚采的久藏,
一生只活了26歲,
他的壁障畫:「櫻圖」依傍在父親名畫的身邊,
那是我極喜愛的畫作,
他的繪畫天份是老天給的,
那麼年輕的時候,
天份便已出筆無人能及,
櫻圖畫面中,
纖柔軟嫩的楊柳,
葉葉飄揚,
彷彿風在葉上,
葉隨風走。

而他的葉,一筆就是榮枯了,
從綠的生猛到褐赭的枯萎,
生命,在一眼小葉中,說盡了。
難怪,久藏如此早夭呵!

長谷川等伯是桃山藝術的一代宗師,
雖爲豐臣秀吉重用,
也為豐臣秀吉畫製紀念他早逝兒子鶴松的金碧障壁畫
然而,侍君如侍虎,
這張圖畫完成在他失去兒子之後,
他看到豐臣秀吉失去兒子的悲傷,
與自己傷子之慟,
等伯的心裡悟到什麼了?
旁人無從得知,
但,一幅「楓圖」道盡他抑藏心事,
點點迷亂的楓葉、墜落的楓葉,
是父親的眼淚與不捨,
父子兩幅畫緊緊相依,
若你來此處觀畫,
你會明白:久藏才是繪畫的天才,
才是父親早伯無法超越的生命對手,
他們一起走在繪畫路上時,
是父子最美的丹青天堂。

當楓圖尚未完成,
久藏已去,
這父親的眼淚,悲傷得亙古蠻荒,
所以如此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