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

【府城人文風華】花與夢的茶席


女人像花,花似夢。

在台南,茶席是體貼時間的元素,
也是與一群好友共溫存的聚會。



歲末,20141231日的老下午,
這一場花與夢的茶席,
是用來告別歲月的。

一步一履走在歲月的時間裡,
最近幾年覺得時間轉得越來越快,
忽忽一過別經年,
忽忽一過又一春,
才辦完去年的封茶活動,
最近,葉大哥在十八卯所談
都是212日(農曆1224日送神日)封茶的事了。

前一陣子與林瑞明老師見面,
寫作力充沛的老師擱著筆,墨色也略見乾涸,
我便知道,堅毅的他,身體不舒服著,
老師說,趁少年,做些事啦,
這樣的告誡,讓我難免心驚!

時間真的如過眼瞬光,
一瞥眼,都閃過了,
歲暮此刻,只能說:好自珍重!
愛生、惜緣、珍情,
願我們都做自己的菩薩,
也盡可能做別人的菩薩。

我記得席慕容有一首詩,寫著青春:
在四十五歲的夜
忽然想起她年輕的眼睛
想起她十六歲時的那個夏日
從山坡上朝他緩緩走來
林外陽光眩目
而她衣裙如此潔白
還記得那滿是茶樹的丘陵
滿是浮雲的天空
還有那滿耳的蟬聲
在寂靜的寂靜的林中

最近,真有了這種回首的觀望,
偶爾會想起多年前衣裙如此潔白的歲月,
以及那般歲月裡茶樹芬芳的氣息,
並且,滿載著蟬聲響噪的氣力!
然後,在那一縷一縷回頭耙梳的細節裡,
珍惜曾經陪我一段又一段的記憶。
於是,我有了花與夢的茶席,
用來告別歲月。

這一天,洪國華老師做了一個花輪,
二十四根竹枝裡綴著各色花朵,
輕風吹來時,
花朵一蕊一蕊地轉出二十四節氣的夢,
入口處,圓形的宣紙裡,
大大的「夢」字,圓了夢,
粉彩娟娟,輕盈如蝶。

屋內寫滿茶席古雅的詩句:
「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絃上說相思。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彩袖殷勤捧玉鍾,
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
歌盡桃花扇影風。」

畫家歌手高閑至老師所唱古曲旋律,
帶著這一年的祝福,
輕輕分享給所有南方講堂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