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生活印象】你敢有「歸巴肚火」?


到北門鄉下投票,
魚塭裡,
依然徐徐涼風,
依然鳥聲響亮,
不知名的小黃花綻放在魚塭的土岸上,
隨風輕輕搖擺,
沒名沒份的花蕊,
依然開放得勇敢而豔麗。


大哥往生後,
有一度充滿大哥回憶的鄉下魚塭
成為家人艱難的去處,
草,莽莽竄上庭院、屋牆,
鼠輩,肆無忌憚東爬西走。

歷經兩年餘,
一向不喜歡耕作的二哥,
卻在半年前開始闢草萊、勤耕作,
讓魚塭開始有了整理的氣象,
而且,他像以往大哥一樣,
用慈祥的口氣問:
「要不要回去走走?」

一方土地裡,菜籽剛剛種下,
二嫂說:半個月後就有綠油油的茼蒿了。
另一條步徑,
二哥正好搬來三張原木柱,
汗流浹背的他笑著說:
「這個當椅子,不錯喔。」
坐在木凳上,
望向汪汪的魚塭水池,
突然很想念大哥的朗笑....
每次選舉當頭,
他的嗓門就特別大!

我是政治冷感症的人,
永遠無法理解他爲什麼這樣熱衷於激烈議題,
聽他慷慨激昂的談著咱的土地、咱的過去、咱的未來,
我從來沒有立場,
卻很感動,
我覺得他是深深愛這鄉土與「國家」的人,
但是,多少年的政治更迭與再造,
從來只印證一個事實:「政治,是高明的騙術!」 
沒有人能以願景告訴這傻傻熱情的大哥:
「國家」在哪裡?

風涼的午后,
一家人團坐閒聊,
二嫂翻找出來一堆破舊的旗幟,
每幀旗幟都是大哥熱情参與的証據,
他用雙腳跟隨許多浪漫的理念,
一路吶喊、遠迢迢跋涉、雨淋日曬,
甚且在千萬人的遊行隊伍裡痛哭失聲...
然後,帶回來這面旗幟
告訴我們,他從來不曾後悔!

年年選舉都是政客炒作的舞臺,
藍綠橘紅白的袞袞諸公們,
在臉紅心跳地開完政治party後,
不知能否用良心看待這些小老百姓的生活與願望,
讓他們在每一次義無反顧的追隨之後,
不會流下被戲弄的可憐眼淚。

風翻旗幟、颯颯有聲,
我一一揀讀那撼動人人的口號,
大哥熟悉的罄欬,
彷彿自四方響起。

「大哥,又擱咧選舉了..
我的眼,濡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