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生活印象】帶著短髮去流浪




「一代宗師」裡說:
「女人哪,剪了髮,就是斷了念!」


大清早,我坐在晨子的美髮院裡,
她正在努力地拯救我的「阿嬤頭」,
一切的混亂,
要歸咎於我無法拒絕別人的善意,
更何況,那是對於我的頭髮有著極度好奇,
而且躍躍欲試的阿嬤美髮師,
當時,我想給阿嬤剪一下,
阿嬤就更掏心掏肺地與我聊天了,
沒想到,這般髮型之後,
真正「掏心掏肺」(狂哭)的是我。

晨子一邊笑著,一遍檢視我的頂上「殘局」
她說:老師都是心地太好…….
怎麼辦呢?我憂心地看著她。
最後,她嘆了一口氣說:「我們剪短、重來好不好?」
她像專業的醫師提出唯一的診斷藥方,
我幾乎哭了!
我有短髮不耐症!
短髮挫折症!
短髮憂鬱症!
這個早晨,我像三歲的無賴,在美髮師面前!

晨子問我:「美霞老師為什麼執著於長髮呢?」
我說不出所以然,
她是專業的造型師,我選擇相信晨子,
只好默默地看著我的頭髮委垂落地,
每根髮絲落地,
我彷彿聽見世界發出長長而哀怨的嘆息,
紅塵如此美麗,
斷髮斷念太難,
所以我才如此情牽髮絲,是嗎?
一生之中,何時無罣無礙?
到底還需修養吧。
昨天那位過度熱心的阿嬤,
真的給了我一個好功課。

離開美髮院時,
我仍難免惆悵,
因為,一個陌生的髮型難以了得!

今天,決定背了行囊,去沖繩,
曾經荒野的島,可以旅行幾天,
讓短髮去吹海風生活印象】﷽﷽﷽﷽﷽﷽﷽﷽﷽﷽﷽﷽﷽﷽﷽﷽﷽﷽﷽﷽﷽﷽﷽﷽﷽﷽
也找一個我可以「我見短髮多嫵媚,料短髮見我應如是」的可能。

臨行前慕紅豆的大可來電說:「老師回來參加我的活動嗎?」
我說:「當然!」

1115日下午在南門公園城牆上,
「舊秋調」的活動中有一群年輕人,
用地圖發現台南、說台南,
南方講堂教師創意工作坊的老師會一起參與,
生活印象】﷽﷽﷽﷽﷽﷽﷽﷽﷽﷽﷽﷽﷽﷽﷽﷽﷽﷽﷽﷽﷽﷽﷽﷽﷽﷽那時,我就和短髮一起回來!

這一天,
你們也要來和大可「敲條」、「秋調」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