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4年3月31日 星期一

【府城人文風華】那一夜,紅樓說茶



台南茶聯會今年的春日茶會,
說紅樓金釵,
三帖好茶,三位金釵,
金萱、碧螺春、東方美人茶,
寶釵、黛玉、史湘雲,
那一夜紅樓說茶,
我們都沈醉了。


紅樓夢裡處處可見茶的典故,
黛玉初進賈府,
頭一頓飯裡,茶就是規矩了,
賈府裡,飯後第一盞茶,是漱口的,
初來乍到的黛玉,
倘若自小沒有教養,
一捧茶,就失卻禮儀,惹人笑話。
鳳姐曾對黛玉打趣說:既喝了咱家的茶,就該當咱家的人。
可見茶,是體己的交情。
難怪妙玉要用五年前梅枝上的雪水泡茶款待黛玉,
在櫳翠庵裡的茶,是文人的風雅,
而今年府城三月天
黃花風鈴木裡的春茶,
也有文人風姿。

32829日在文化中心,
洪國華老師精心布置一方古典的舞台,
絳色古牆為背景,
右方有欄楯燈架,
左方有茶桌、木櫃,
三位茶人焚香、點燈、泡茶,
濃郁的茶香隨著高閑至老師婉轉低沈的歌聲,
迴盪在古牆、花台的空間裡。

在高老師月琴的旋律中,
我娓娓述說《紅樓夢》裡「滴翠亭楊妃戲彩蝶」
寶釵在春天,
追捕一隻玉色蝴蝶,
         只見那一雙蝴蝶忽起忽落,
         來來往往,穿花度柳,
         那寶釵香汗淋漓,嬌喘細細。
         在夜空中,彷彿我也看見那蝶的雙翅,
         過河去了。
    
         然後,黛玉幽幽似一場雲煙幻夢
        在奼紫嫣紅的春天荷鋤葬花,
        花魂默默無情緒,鳥夢痴痴何處驚,
        葬花的歌詞,是千古絕唱,
        每當我吟誦講解一段曲文時,
        高老師的歌聲便悠然轉入,
        葬花詞動人,歌聲也動人,
        這一次,我也迷濛了。
        那樣淨潔的女子黛玉,
        用一生的執著,
        守一方生命淨土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她在第三回來到賈府時,
  走過那一段大街,
  看到賈府大門前蹲著兩座大石獅子,
  那一望,是一生一世了,
  黛玉終究沒有離開她生命的園子,
  香消玉殞在大觀園裡。

  人生如幻夢泡影,
  如露亦如電的短暫瞬息,
  我們能擁有多少?
  我們又能堅持多少呢?
        當歌聲與茶香瀰漫在我的周圍時,
        我想起生命過往裡曾見的美麗,
        與許多如此珍惜,卻已遠離的人,
        不禁有了迷惘。
        李商隱是因為這樣的心境才來寫
        「錦瑟無端五十絃,
        一絃一柱思華年」的吧。
     
        今天,我來說紅樓夢
        如果你來聽了那一字一句深深淺淺的話,
        但願此去經年,雲飛雪落,
你     偶爾還能記得那一夜的紅樓茶影。



附錄:
〈茶的情詩--寫給府城春日茶席〉
茶是一盌靜靜的風華
在時間裡凝定、蘊蓄
然後成熟豐美。
茶是善於等待的,
等待的幽靜與婉轉一如絕色美麗的女子,
女子是花,
花是春天。

在府城的春日,
以茶、以花,以紅樓夢裡金釵女子,
我們為你品茗說書。
寶釵的豐潤,是春的美艷,是金萱的香釅,
黛玉的脫俗,是春天的惜花,是綠茶的清逸,
湘雲的浪漫,是春天的沈醉,是東方美人的丰姿,
來品一盌紅樓茶影,
春天在此寫就雅致的夢與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