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台南過生活】請柬之松菸誠品:雨,是城市的記憶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那是一個下著細雨的城市,
無止盡的雨絲牽牽扯扯
天空恆常是陰霾的,
然而,灰色蒼穹籠罩下的人們,
如此努力在每個縫隙中製造能量。


年後,為了照顧小孫女,
蟄居台北。
幾日裡,浸泡在冷冷濕濕的大浴盆裡。
(果真是台北盆地!)
天從來沒有晴過,
雨絲與寒意彷彿是亙古以來的嘆息,
在這個盆地持續堅持。

一把傘,怎夠呢?
遮不住的飄雨零零,
穿梭在捷運蟻穴般的甬道
來來去去,還是一身冷。
窗外雨鈴霖,
下得人的骨頭都濕了。

今早,料峭的清晨,
誠品敦南店稀疏幾個讀者,
地板寂靜,因覺冰冷。
偌大空間,
只剩架上書頁的文字尚有溫度,
每回來台北,誠品書店總是我必去的棲處。

對於松菸誠品的印象,
其實也是與水有關的,
第一次到松菸誠品,
便見水汪汪的彎形池水盡處,
一棟立地建築,龐大、充滿宣告身姿,
那是松菸剛開幕時,
及至後來才漸漸聽取不同朋友對於這棟充滿文創的書店,
兩極評價。
姑且不論評價焦點何如?
對於松菸誠品,
我欣賞的是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先生開幕時的致詞:「款待!」
(此文值得一讀,見本文附錄。
    吳清友先生為台南將軍區馬沙溝人)

因為充滿款待的心,
是我在書寫台南時從每個故事裡的人物感受的熱情。

過年前,《台南過生活》在這裡與台北的朋友相見歡,
南方講堂與吉他學院的大隊人馬一一奔來,無一缺席,
用這份款待的心情,
我們說書、我們歌唱,
在北部的寒冬裡,
點亮溫暖的星光。
過年前返鄉人潮已開始移動,
仍然有許多朋友相攜參與新書分享會,
感謝台北朋友的相挺與疼惜,
《台南過生活》願與台北朋友共享歲月靜好,好生活!

                                  
















 








































 P.S.為了新書發表會大夥兒辛苦了好久,松菸誠品之後,終於可以好好玩樂了,
       官鋒忠老師在會後,忍不住拿起 《台南過生活》的帆布袋玩起來了,
         Q版老頑童,讓大家都笑翻了!
         感謝劉老師以及吉他學院的陳景昭、吳珮嘉、鍾韋震、劉伊老師一路相挺,
         感謝陶聲門的官鋒忠老師每一站,都帶給我們歡笑,
         感謝方姿文老師、陳韻筑,還有咱家師丈以及劉師母的拍攝,
         感謝林滿新為了發表會,遠從日本回來參與忙碌、真情相挺!
         更感謝支持《台南過生活》的你們,
         讓這本寫滿愛的文字,一路長紅又創排行榜第一的佳績。
         一本書的作者,只是微塵的能量,
         但是, 台南真好!感謝它充滿讓我書寫的美好,
         身為讀者的你們真好,願意懂得這一份書寫的愛。



附錄:款待—吳清友 誠品松菸開幕部分致詞
我內心最深刻的感受:我要跟各位報告,沒有雲門,就沒有誠品。
  當年一九八八年,我很遺憾的聽到了雲門要暫停。那個時候,我正在積極籌備誠品。林懷民先生在一九七三年成立雲門,我記得他當年二十六歲,台灣的國民所得可能還不到一千塊美金。這就是大家很多朋友這個土地上的台灣精神。
  我們都知道「心之所在,即是故鄉」。故鄉有我們的父親、母親、親戚,有我們成長的記憶,有我們的喜怒哀樂的寫照,有我們悲歡離合深刻,有我們活在台灣這片土地的心中。
  後來我覺得有一點巧妙。雲門從一九七三到一九八八,雲門是不能談賺錢的,十五年,我剛剛突然發現,誠品從一九八九到二OO四,也賠錢賠了十五年,我當時就在想,雲門可以、優劇團可以、榮文兄可以(遠流出版社董事長),太多太多今天在座的文化界的先進朋友都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
  憑良心說,誠品讓我受盡了煎熬,但是也讓我體驗到生命的點滴,讓我看見了自己。
  有的時候在誠品很辛苦的時候,我為了要得到鼓勵,我坐在敦南二樓咖啡館,我面對著進進出出閱讀的朋友們,看到他們有著喜悅的笑容,我自己就增加了很多動力,我曾經把它稱為這是我的"幸福加油站"。
  其實,今天,幾乎每位先進,通通都曾經是我的幸福加油站。
  我覺得誠品跟雲門是不能相提並論。
  雲門,偉大多了。
  我曾經想,心之所在,當然是台灣。
  對我而言,對一個經營者而言,心之所在,其實我已經在雲門。最近,雲門有出一本書,我在其中有提一段內容:
  雲門是為台灣的土壤注入了最豐渥的DNA,一九八八年是心疼又心酸的一年,雲門宣布暫停,我大手術後,重見陽光,那也是我積極籌備誠品的一年,在那段生命迷惘的年代裡,雖然內心最景仰的是史懷哲,是弘一大師,但在實際生活的台灣土地上,我最敬佩的典範──是林懷民先生,同為戰後的台灣新生代,懷民兄對我而言,是夢想與浪漫的真實寫照,是生命與藝術創作的苦行僧,是台灣精神意象的新希望。
  個人認為,懷民兄與雲門夥伴們已為台灣這片土壤注入最豐渥的DNA,我從雲門,我從台灣很多的文化先進們看到,生命的精進比才華重要,意志的堅韌比靈感珍貴,這種精神除了烙印在我的心裡,相信也將深刻的影響許多台灣人。
  今年,雲門四十週年,我要立正向懷民兄及所有雲門夥伴們鞠躬致最敬禮,我們請懷民兄上台,在誠品的表演廳,第一個最熱烈的掌聲,是獻給台灣之光-雲門。
  初學三年,走遍天下無敵手;再學三年,寸步難移;我剛剛聽榮文兄等等講話,實在是感受良多,我ㄧ直認為誠品是台灣社會時空的集體創作,其實是台灣這片土地及各位可愛的朋友們,餵養的誠品,誠品假使有任何的精采,其實那是因為土地的精采、所有台灣人的精采。在規劃松菸時,我們曾經用一個想法:
  我們不認為它是誠品的,這片土地本來就是大家的,我們的天空、我們的土地,當我們有這個機緣,運用這個空間形塑這個場所的時候,誠品在許可的能力下,我們能夠展現出什麼不一樣的台灣人的創作。
  松菸店,誠品的起心動念,跟其他所有店舖一樣,不一樣的地方,我們認為那不是誠品的,松菸本身就是要一個品牌,松菸希望成為將來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裡的縮影,不管是對創作者,是對國際旅遊觀光者,我們都希望松菸能夠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標的,我想今天也要謝謝台北文創,這個美好夥伴的鼓勵。
  各位朋友今年能夠坐在這個地方,坦白說,除了台北文創的貢獻外,將來誠品心裡邊也有底了,各位坐的每個位置,誠品大概每年要花五萬到六萬元來維持它,才有美好的表演品質,所以對我們而言,我們希望能夠,過去二十四年的誠品,受到台灣人的疼惜,讓誠品開始逐漸有一點能力,也可以稍微慷慨,希望能夠為藝文界、或產業界,或為這個台灣的社會來做一點不一樣的事情。
  誠品一直期待的是,做一個空間與場所的經營,最開始,我們用閱讀的空間就是書店,來灌溉人,誠品畫廊是我們希望提供一個美術的空間來款待人,之後有了誠品講堂,我們希望是一個知識和與學習的空間,來款待人,現在我們有多了一個電影來款待人,用音樂來款待人。即將,我們有一個誠品行旅、一個居所來款待人,我們要款待的對象,還是我們最親切、最溫暖的臺灣同胞們。
  今天,非常謝謝各位伙伴、各位尊敬的文化和藝術領域的先進們,沒有你們是不可能有今天的誠品。
  我要向所有的貴賓們表達誠品最高的敬意,謝謝大家,也祝福大家平安順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