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4年1月1日 星期三

【台南過生活】萬般,都是愛


小時候,老是覺得日子好長,
路也好長,
那時是不是因為生活總是悠哉的緣故呢?

記得那時過年前,
媽媽會叫我去外頭田野間取一些寬闊芭蕉葉回來,
做包仔粿、紅龜粿,
拎著空菜籃出門的我啊,
總是愛玩的,走著玩著,
天光到月暝,不知道回家,
那時出門探險的路是精彩的戲劇,
每段情節都充滿驚奇。



及至現在,我認真去想,
當時每個故事的細節都很分明,
每段路都像遙遠的綠野仙蹤,
永無止盡。
邇來,卻覺得時間越走越快了,
好像小王子裡的點燈人所遭遇的情境,
星球越轉越快,於是
點燈、熄燈、點燈、熄燈,
在秒速般替換場景的時光方格裡,
一年一年過去了,
如此神速啊,
好想留住的感覺、故事以及那些心情,
回頭,連追逐的煙塵,也不容易了。

於是心中不免狐疑:
「那時的日頭走得比較慢嗎?」

我想與時間賽跑一般地記錄生活中的一切,
於是,這一年裡,《台南的樣子》出版了,
為我揭開了寫作的序幕,
然後,在許多朋友的鼓勵與殷殷期盼下,
我開始寫著《台南過生活》,
撰寫第一本書,是熱情,
撰寫第二本書,是勇氣,
因為,台南的人事物將在島嶼過熱的功利主義裡,
酵化、轉型,或者決定性地回頭看看自己美好的樣子,
這些都不是我所能扳動的大纛,
我只想記錄身邊那些美好的互動,
他們曾是美麗的存在與享有,
如果文字留下來,
日昇日落,時光流轉,
從天光到暗暝,台南美麗的身影
也會在島嶼中留下來,
那麼,不斷轉速的時間洪流裡,
孩子們也不會忘記父親ˋ祖父或更早的一代,
用怎樣的價值生活著,
用怎樣敬謹的心,捧生活的飯碗。

寫作台南過生活時,
我因為深深體會那些人事物的心情,
感慨過深,曾經一度棄筆,
那是一段艱難的心路歷程,
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你是我的讀者
能不能了解我的心境?
常民的生活如此平凡,
但是他們的愛與生活哲學,
卻如此值得敬重,
這些,或許會隨時間或者外在的功利狂潮,不見了。
相濡以沫的憂心,
點滴心頭的沉重,
讓我在撰寫此書時,
眼睛一度出血,
我帶著未完的稿子,
遠去印度。
走過佛陀八大聖地,
看盡昔日繁華金粉,最後如夢幻泡影,
終於悟道:大繁華大喜悅大悲傷,
都無法常住,
此生能寫,就是眼前片刻的因緣。
我又回來擎起筆,把《台南過生活》完成了,
因為書中提及的每一位人物,
他們的喜悅與敬謹應該被記錄,
他們是我的菩薩,也是人間菩薩,
我希望願意了解台南的朋友可以記憶他們。
書,會開始書寫,是因為一群台南在地文化朋友的期許,
書,能大功告成,是身旁許多人溫暖的鼓勵。

有鹿文化出版社的許悔之先生曾鼓勵我:
舍利佛也布施過眼睛,
我不敢自詡手中這支筆有多少能量,
因為,我所能,只是盡力及本分,
至於,如何成全與懂得書中的愛
那是讀者的事業了。

敬盼各位南方講堂的朋友,
一一索讀時,
請細細品味那萬般文字裡所領受的愛!

---------------------------
新書影片




《台南過生活》網路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