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3年12月7日 星期六

【生活印象】那時,藍鵲飛起




 
我至愛台灣藍鵲。

那年在惠蓀林場,
冬天的清晨,天剛亮,
一行藍鵲掠空飛過,
那抹藍影叫我難忘,
從此我便癡心尋覓。

幾年前知道南港史研所有一藍鵲家族,
我時而獨往、等待,
中研院的春天有紫藤,
傾瀉的紫瀑,有一股浪漫,
只可惜獨倚牆角片片零落。
我固執於單獨與藍鵲照眼,
所以一人看花開,拾花落。
中研院是太寂寞的地方,
因為窮經皓首的學者,
很少見他們抬頭看花影。
那年豐盛的秋天,
懂得藍鵲之美的人離開了中研院,
於是,我的藍鵲也杳無影跡。

昨日到石碇,
急馳的山路邊,
竟見藍鵲驚飛而起,
藍影如閃光,
待我回頭,牠已消逝在鬱綠山谷間了。
驚喜、訝異、失落,一時百味雜陳,
我沒有隨身帶單眼相機,
瞬間飛去的藍鵲,
挑起我心頭的酸甜,
好像只定格在夢境裡。

今早在西門市場,
清秀佳人的櫥櫃裡,
竟看到一捲藍鵲色的皮線,
佇足凝視很久,
一時也陷入回憶的沈思中。
第一次看見藍鵲飛起至今,
已過二十載,
那天我在惠蓀林場描述飛過的藍鵲給母親聽,
她只是笑,笑我很無端的關注,
然後,就不言語了。
後來有一次,她幫我做了一件上衣,
帶到台南給我,
過於寬大的拋拋袖,真不討我喜,
我說:「很醜ㄟ,老裡老氣的」,
母親啐我:「你自己說這種藍很好看的呀!」
那時我才發現,
那是藍鵲的身衣色彩。
母親其實是一位很在意且記住細節的人,
只是,不常言說。

時光暗度,淘洗因緣無數,
當年的物散星流,更是屈指難數,
記憶裡,我愛的,愛我的,
都隨光影掠過,
彷彿藍翅蹁躚,
一下子,再也難尋。

眼前這一捆絲線,
不免讓我感覺:
絲絲線線糾纏的,
豈不是那年驚見藍鵲之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