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11月4日 星期一

【旅行】佛陀最後一次回眸

Vaishali吠舍離的阿育王石柱
是為數不少的石柱中,
完好僅存者。

從孔雀王朝、笈多王朝、伊斯蘭王朝、蒙兀兒王朝,
當大航海時代來臨時,
印度在大英帝國下喘息250年,
歷經兩千多年的坎坷,
吠舍離這座壯麗的「頻森之柱」(Bhimesn.ki lathi)竟不可思議地逃過戰火與雷擊,
仍然站在眼前。




當我走入這片廢墟時,
已是黃昏,
橘黃的光糝在千年殘磚上,
轉而紫紅,色澤如此深重,
艷美得好像迎面走來的印度女子身上的紗麗。
抬頭,那柱頂的獅身站在天際遠處,
柱身一體成型,也依然堅壯。

在石柱旁,緊緊相依的是阿難的舍利塔,
阿難,是佛弟子中深篤有情者,
因為祂的説情,
讓佛陀接受女眾受戒出家,
傳説中,阿難為避免恆河兩岸的摩揭陀國與吠舍離國大動干戈,
於是,在渡船中躍起升天,
以神通力自行火化,
舍利在空中分落恆河兩岸,
兩國軍隊見此,嚎啕痛哭。

也許是阿難尊者的形象太多情,
因而連佛史也傳説得如此纏綿。

我行走於阿難覆缽式的佛塔磚牆間,
想着吠舍離這個城市的故事,
這些故事裡還包括一位美艷的女伎蓭沒羅女,
她供養佛陀之後,
徹底悟到:
「青春少年時,身體美如玉,
如今已衰老,乾癟滿皺紋,
佛法為真諦,如實第一義。」
遂斷髮修行。
阿難、哭泣的大道愛(第一位出家女眾)、體認美貌無法永恆的蓭沒羅女,
他們的種種讓人深覺這老去的城郭,
傳説太美,
但,今日怎麼連一絲輕巧的衣裾也不留存呢?

想想那年,佛陀離開吠舍離時,
八十幾歲的殘軀,
祂明白,入滅之期將至,
那是最後一次踏臨此地,
深深回眸,熟悉的吠舍離應該是美麗的吧?
那時,吠舍離繁華的榮景到底是何模樣呢?

因為今日太破敗,
使我無法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