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版主的話】旅行,去印度。



明日即行,
整裝去印度,
那一方生老病死展演的舞台,
寫滿釋迦牟尼的腳印,
貧窮,卻是信仰的國度。





 將近半個月的旅程,
我將跟隨薩迦派的法王子前行,
走過佛陀出生聖地藍毗尼、
佛陀苦行及證道聖地菩提迦耶、
佛陀初轉法輪聖地鹿野苑、
佛陀講授法華經聖地靈鷲山、
佛陀與舍利佛問答聖地那爛陀、
佛陀講授金剛經與阿彌陀經聖地祗園精舍、
佛陀允許女眾出家聖地毗舍里、
佛陀涅槃聖地拘尸那羅、加德滿都大佛塔。
這一程眼所見,心所感,願敬謹書寫,
以分享喜願。

步履所到之處,
也願為南方講堂的朋友,
祈頌一切圓滿吉祥!


後記:
臨行前,拿了靴子去修補,
這一雙伴我許多旅程的鞋,
在今年暑假的德國行,被我踩塌了。
傾斜的鞋底,著實慘不忍睹,
我提了去正興街的醫鞋院,
那師傅真有一雙巧手,
縫縫補補修得完好如初,
更神奇的是,
高低不平,凹凸悽慘的鞋底,
被他用皮底填得平坦而天衣無縫,
等待修鞋時,
師傅看我一眼,問:「小姐你的眼睛在流血喔?」
「哪有?我是微血管破裂啦!」我答
「人生海海,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啦。」他頗為嚴肅的說,
然後,他說,等一下他就要為自己這一個禮拜那麼辛苦的工作慶功,
「你看,酒也『ㄔㄨㄢˊ』好了,肉也『ㄔㄨㄢˊ』好了…」
在一堆無邊無際的破鞋裡,他朗聲笑得好開心!

我把他的話,我的鞋提在手裡,
就在那一刻,
我想起那句:一切有為法,是幻夢泡影。
手邊有一堆文稿讓我苦痛許多,
當下,決定把它,
放下!
但願從印度回來,
我又有一雙明眸照眼。